查看更多

欧某西路

「枢零」《CRIME.》第一章、亡命追击



血红的夕阳余晖随着自己的本体,在眨眼的一刹那坠入地平线以下,沾染着鲜血与罪孽的黑暗,开始笼罩着梵蒂冈这座古老的城市。

 

 

 

环绕在古城上空的颂歌和街边的灯火,被突如其来的一场雾掩盖。毫无征兆的,大雾席卷而来 ,就像是一道屏障 ,它刚好垂到街灯那么高 ,将一切拦腰斩断 ,像一把白剑,泛着凛凛的寒光。

 

空气中雾气弥漫,石头造筑的房屋,借着天上的月光在白雾中投下影子,却又隐藏于白雾中。

 

街道纵横交织,道窄坡斜,像个迷宫。这样的雾,将一座这样的城,打造成了一座迷城,将身处其中的人团团围住,不可逃出一步。

 

 

 

从街道石块路上掠过一行飞奔的脚步声,随后是一串紧追不舍的脚步声。

 

如果此时有人未眠,一定会看到一个身穿黑袍的人被身后一行同样身穿黑袍的人追击,像闪着寒光的剑锋,毫不留情的将面前的浓雾斩断,速度之快,只觉得眼前闪过一瞬黑影,便隐没在这罕见的浓雾中了。

 

锥生零能够听到的,只有空气中奔跑的呼吸声。身后的人身手敏捷并且训练有素,没有大吵大叫,怕是会引起不必要的骚乱。眼前紧紧盯着只有奔跑在前方的人,像是一旦瞄准了猎物就不会松口的猎狗。

 

这不仅是对他们主子的忠心,在锥生零看来更像是一群尽职的走狗,让他觉得恶心。

 

无论怎样快速闪身,穿进怎样崎岖胡同,都无法把身后那一行人甩掉。

 

零明白,自己已经被死死的咬住不放。

 

耳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转头隔着愈发浓重的大雾,闪现一道剑影,锥生零暗暗只觉着不好,一行人眼见着要追上自己,拔剑出鞘,眼睛里已经起了杀意,拨开浓雾,直逼过来。

 

云后的皎月露出真容,洒下的月光拨开云雾,在黑夜中重新眷顾这座古城,眼前的石板路连同身旁向后后退的房屋,染上了一层诱惑的颜色,就连自称离神最近的教堂,也因月光变得不再圣洁。

 

教堂钟塔为迷途的人指明通向洁净之地的方向。

 

锥生零抬头望见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教堂轮廓,像是沙漠中饥渴的旅人发现绿洲,被狼群追击的羔羊重获希望,透过渐渐散去的雾气,看见教堂的铁栏门并未关上,而此时身后的人离自己只有一步之遥的距离,锥生零抱着赌一把的心态,冲进了教堂的大门。

 

拔地而起白色的大理石石柱支撑着教堂的顶部,汇聚在中心,把天空在人们的视线中遮盖得严严实实,唯有月光可以从墙上的彩窗玻璃,凭借着些微的光,照亮地面上花纹黑白有序如棋盘般的大理石砖。

 

因为内部空间极大,锥生零不得不放轻脚步,以免被后面的追击者听到脚步声经过墙壁撞击形成的回声;而教堂内部石雕繁多,正好可以寻找一处作为藏身之地。

 

因为奔跑动作的拉扯,之前左腹受的一剑的口子向外渗出的血,已经将黑色的袍子染成了黑色还要深邃的颜色,名为痛觉的神经,不停地将锥生零模糊的意识从死亡的边缘拉回现实,提醒着他自己身处的危险。

 

锥生零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煎熬的折磨。

 

穿过长廊,身后的人自从进入教堂似乎是有些什么顾忌似的,追的自己也没有原先在街上那么紧了。

 

越来越接近的主讲堂,让零意识到摆脱的机会来了。

 

以最快的速度穿过讲堂,刚刚将身子安置在主讲台旁侧的石柱后面,追杀的一行人的脚步声出现在耳边,微微侧目,过长的刘海有些遮挡视线,但是看见了对方分成了几拨,放轻脚步,不出一点声音,连衣服拂动的声响都没有,下定决心要将自己从这黑暗中找出来。

 

但是平稳呼吸这件事已经用尽全力,自己迟早会被发现,锥生零就是拥有再好的心理素质,在这场生死追击中也已经消耗殆尽,再加上腹部的伤口还在向外丝丝冒着血,眼前一刹那的一黑,脚下一晃,差点没站稳,但是袍子边缘划过空气的微小声音还是暴露了锥生零的所在之处。

 

教堂里四处搜寻的人立即警觉起来,锥生零目睹了他们重新聚在一起,用眼神示意前方的大理石柱,轻声轻步的靠近,就像是等待捉鼠前最后一扑的狡猾老猫,已经伸出了利爪,出鞘的寒光迫让人想到了死神镰刀上的光,死亡向着自己一步步逼近。

 

锥生零回过头,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突然的脚步声出现在讲堂的另一侧,锥生零和黑衣人不仅同时一怔,同时应声转头去看。

 

一人的身影从黑暗中走到光下,就像是神明从天而降,月光在他的周身晕出一圈光,白色的长衣拖曳在地,被光芒所照的脸,精致俊美,简直就是神之宠儿的面容,见过的人,无论谁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而胸前戴着的黑色十字架,表明了他的身份。

 

“玖兰大人。”

 

黑衣人的领头率先反应过来,单膝跪地,身后的手下也齐齐跪下。

 

“在这做什么”

 

低沉磁性的声音带着威严,还有一丝可以察觉的嗔怒。

 

“我们……”

 

“够了,你们当这是什么地方!”

 

突然提高的音量和转换的态度,让跪在面前的黑衣人把头埋得更低了,他们根本没有直视的勇气,因为这男人眼里的酒红色愈发浓重,如果稍有不慎,丢掉脑袋也是一眨眼的事。

 

“剩下的还用我说吗?”

 

领头的人最先领会到话里的言外之意,站起来微微欠了欠身,转身朝锥生零藏身的石柱看了一眼,快步带领着队伍走出了主教堂。

 

空气中的紧张感并没有消散,仅剩的两人之间沉默了有五秒时间后,玖兰枢站在原地,朝着石柱开口:

 

“他们走了,出来吧。”

 

这话看似只有几字,隐有作为君王的威慑感。对话全程只做听众的锥生零这时才回过神来,却依旧不敢挪动半分,装作石柱后面并未有人。

 

见那人并未照做,玖兰枢饶有兴趣的笑笑,自己踱着步子慢慢的靠近大理石柱。

 

突觉眼前闪过一道黑影,一道利刃的影子在眼前一闪而过,玖兰枢马上反应过来,以最快的速度抓住了持刀人的手腕,微微一用力,金属掉在地上的声音应声响起。

 

罩在锥生零头上的黑袍终于滑下,露出在月光下耀眼的银发。

 

玖兰枢眼中映入的,是锥生零看着自己恶狼般的眼眸。

 

“原本以为是一只迷途的羔羊”

 

“没想到是一只离群的孤狼”

 



评论
热度(23)
©欧某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