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欧某西路

「枢零」《CRIME.》第三章、教皇的邀请


自己虽然是被玖兰枢救回来的,但是锥生零一直和这个危险的男人保持着距离。

 

不为什么,因为这个神父并没有他看到的那么简单。

 

玖兰枢虽然是个神父,就职在一个不大不小的教堂里,在这个繁华城镇里随处可见的教堂,一到祷告日就会变得不可思议的热闹。

 

来者大部分是女性,年轻的,年老的,穿着朴素的农妇,雍容华贵的少妇。

 

锥生零明显知道这些人的意图。

 

不得不承认,玖兰枢确实长得好看,这段时间天天见,虽然没了初遇时惊艳的感觉,但是当这个人换上一身神父的衣服,手里端着经书,整个人站在台上的瞬间,锥生零就觉得对方笼罩在耀眼的光芒下。

 

世间万物皆有定时 
生有时,死有时 
悲恸有时,跳舞有时 
花开有时,凋零有时 
…… 
…… 
情动有时

 

话音未落,锥生零凭借着敏锐的听觉察觉到了几声赞叹,他坐在信徒的后面,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与自己无关的事情,毕竟他本来不属于这里,不是天主教徒。

 

听的厌烦了,习惯性的想要后摸过去,这才想起来那把刀已经被玖兰枢收了起来。

 

“给我。”

 

“这么危险的东西你最好别拿着。”玖兰枢浅浅的勾唇一笑,想变戏法似的把那把刀藏到了身后。

 

锥生零在台下翻了个白眼,而玖兰枢的视线正好触及到这里,两人的视线在瞬间交汇,眼神里的防备和敌意显而易见,而台上的人又装作没看到,保持着微笑和庄重,继续对着底下的人念诵经文。

 

好不容易熬到了结束,锥生零被窸窣的人声所吵醒,看到照在地板上的阳光已经移了位置,这才意识到原来时间过了这么久,而自己已经在这个亘长又无聊的集会中睡了一觉

 

坐在教堂里的人们相继散去,还有几个执着的女子把玖兰枢围了起来。

 

人群中间的神父笑得恰到好处,既不疏离也不亲近,标准的神职人员的微笑。

 

锥生零坐在位置上没动,倒是像欣赏一出精彩表演似的看着玖兰枢,这可比祷告什么的有趣多了,他想看看这位神父大人是如何谈的女人欢心的。

 

玖兰枢也像是察觉到了锥生零的意图,没有让他失望,轻轻抬起一位年轻女子的手,装作要行一个标准的吻手礼时,显然没受过如此待遇的少妇们慌乱的跑了,隔着几米的距离,玖兰枢将得逞的微笑献给了锥生零。

 

两人之间虽无言,却也是一种无声的试探。

 

“玖兰大人。”急促的脚步踏在地板上,同样身穿神职服饰的人走进教堂,向玖兰枢行了一个标准的单膝跪礼。

 

“你是教皇陛下身边的人吧。”玖兰枢一眼认出了来人的衣服,乍一看和普通的神职人员相似,其实只有教皇手底下的人才会穿绣有金边的衣服。

 

“是的,父亲让您明早去一趟,说是有要事商量。”

 

“有什么事情现在不方便说清楚吗?”

 

“恕难从命。”

 

看来真的很重要,搞得神神秘秘的,但即使是这样锥生零也没长一颗八卦的心。

 

在这位仆从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父亲吩咐,这位也要一起去。”说着,朝锥生零的方向看了一眼。

 

只是一个侧目就让锥生零隐隐感觉有些不妙。

 

玖兰枢倒是回答的风轻云淡:“嗯,知道了。”

 

来人消失的瞬间,锥生零从椅子上迅速起身。

 

“去哪?”

 

“活命重要,把刀给我。”说着向玖兰枢伸出了手。

 

玖兰枢对于他的要求也没做出回应:“刚才那人称呼教皇什么还记得吗?”

 

“父亲,”锥生零挑了挑眉,“有关系吗?”

 

“这是规定,但凡是教徒必须尊称教皇为父亲,我属于例外。”

 

锥生零表现出了些微的诧异。

 

“一起去吧,反正那小子我也很长时间没见了,再不去大概又要闹翻天了。”





衣服绣金边完全属于瞎扯

评论(4)
热度(15)
©欧某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