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欧某西路

「枢零/短篇完结」君臣关系

将传统的王与骑士的设定颠倒过来试试23333




锥生零这个皇帝当得很闹心。

 

他本来就不喜欢所谓的朝见,底下的那帮大臣絮絮叨叨的不说,意见不合的还能当场打起来,搞得原本祥和美好的早朝乌烟瘴气,仗着是先帝的重臣,先帝驾崩前特意嘱咐锥生零要留用这些人,就冲着先帝赐的护身符,他们这帮人压根就没把锥生零放在眼里。

 

“南方的水灾应该先妥善处置!”

 

“北方的旱灾也很严重,那些灾民都快饿死了!”

 

“你这老不死的,凭什么陛下要听你的!”

 

“我看你明天就要进棺材了,今天就省两口气吧!”

 

“你……”

 

“@#¥%……&*”

 

坐在王座上的锥生零听的头快炸了,底下的大臣们吵得不可开交,不但没把王宫里的规矩放在眼里,还当他这个皇帝不存在,一个个老东西真的都是活腻歪了。

 

锥生零的拳头越握越紧,手背上暴起的青筋已经能够看见,下一秒他就要真的下令把这些老不死的都杀了。

 

“各位,能否听我说一句。”

 

这一声不大不小,刚好止住了群臣间的吵闹,身着华美朝服的年轻男子走上前来,向锥生零行了一礼,语气柔和又不失严肃郑重:

 

“南方的水灾,应先派遣一队身强力壮的战士过去,将决口的大坝率先堵住,同时将被洪水围困的灾民们救出,将他们暂时安置在高地上,等水退了,要立即进行安全防护,以免灾后瘟疫的发生。”

 

“那北方的旱灾呢,不管了吗?”一位大臣提出了质疑。

 

“管,当然要管,”玖兰枢自信的笑了笑,好像他本就料到有人会这么说,“国库里的粮食肯定是不够的,所以我决定从各地的粮商那里买粮,钱就不劳陛下费心了,我们这些做臣子的,是时候要为陛下尽尽心了,臣玖兰枢率先做出表率,东部五省的粮食由我来负责收购。”

 

底线的大臣们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五省的粮食全部收购,要花的钱可不是一个小数目,玖兰枢真是一个疯子。

 

“好!”锥生零突然鼓起掌来,“玖兰爱卿为本王分忧,实在是令本王欣慰,作为先帝的重臣,其他爱卿是否也想继续效忠于本王呢?”

 

他故意将“先帝的重臣”说的很重,目的就是为了提醒这些人,不要忘了现在是他锥生零的天下,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就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意义了,当然,也不只是罢黜为平民那么简单。

 

这些老奸巨滑的大臣们自然是听出了锥生零话里有话,也顾不得自己究竟有几个钱了,争先恐后的说自己可以去某某省收粮,以表自己的忠心。

 

问题解决了,目的达到了,锥生零自然是心情大好:

 

“好了,本王也累了,今天的朝见就到这里。”

 

大臣们阴沉着脸退下了,被锥生零和玖兰枢摆了一道能不生气才怪。

 

“玖兰,你留下。”

 

 

 

 

 

 

 

 

王宫后花园。

 

锥生零背着手,站在亭子里欣赏着花园里的美景。

 

“陛下,玖兰大人带到了。”前来的女仆恭敬地行了一礼。

 

锥生零保持姿势没动。“知道了,下去吧。”

 

“是。”

 

直到听到背后的脚步声,锥生零才转过身来,猝不及防的被一个温暖的身体抱住。

 

“放手。”

 

“零你早就让宫人都退下了,这里哪还有什么人呢,对吧?”玖兰枢故意的在锥生零耳边轻轻吹了口气,颇为满意的看到对方的耳廓被染红了。

 

锥生零实在经不起玖兰枢这样的撩拨,故意扭过头去不看他的眼睛,“你……你先松手,今天来找你确实是有要事要谈。”

 

玖兰枢乖乖的松了手,整了整还未换下的朝服,坐到了椅子上,“说吧,什么事。”

 

“西边的两国最近又开始蠢蠢欲动了,眼线说两国大概是要什么联盟,不会过太久就会打过来了。”

 

“呵,仅仅是这样?”玖兰枢像是听到了什么类似于飞蛾小虫要统治世界的事情一样,轻蔑地笑了笑,“现在都这么流行送死了?”

 

“不仅是这样,我觉得这次没这么简单,”锥生零转过身来,脸上严肃的神情是玖兰枢从未见过的,“你知道我向来不信任朝中的那些大臣,所以——”

 

“这次出征,我想让你去。”

 

锥生零的话掷地有声,语气根本不是商量,是以一位君王身份的命令。

 

“好的,我知道了,”玖兰枢从椅子上站起来,直到走到凉亭门口,他才停住脚步回过头来,“朝中的那些老臣没了我你很难应付,要小心。”

 

“嗯。”

 

玖兰枢能感觉到,锥生零的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直到消失在转角处,那目光才消失不见,深切、不舍以及愧疚,这不能怪他,危难当头,应以国家的利益为重,锥生零这样的决定,在眼下无疑是最合适的。

 

其实两人在先帝还在世的时候就认识了,那时候玖兰枢是先帝身边的重臣,年轻有为、政治见解独到、做事果断利落,深得先帝的赏识,经常是当着其他老臣的面夸他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作为储君的锥生零对他也略有耳闻,去给先帝请安的时候经常能碰见玖兰枢,先帝知道自己时日已不多,所以也会在处理政务的时候将两个人一起诏过来,年纪相仿,一来二去也就熟悉了,至于怎么暗生情愫发展的恋人关系,这就不得而知了。

 

 

 

 

 

 

 

 

对于出征那天,声势怎样的浩大锥生零已经记不清了,但是他唯独记住了一个细节:

 

作为出征的主将,临出征前,是要向君王行礼告别的。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玖兰枢穿着盔甲走到锥生零面前,单膝跪下,将君王的手抬至嘴边,微微一吻手背,以表对君王的效忠之心和接受来自对方赐予凯旋归来的祝福。

 

玖兰枢的动作太过温柔,手背触及到的嘴唇柔软无比,况且,对方不是别人是玖兰枢,锥生零强装镇定,他笃定玖兰枢这么做绝对是故意的。

 

吻手礼结束后,锥生零原本以为终于结束了玖兰枢的恶作剧,没想带一抬眼就撞进了对方温柔如水的眼中。

 

“回来之后,可不只有我要吻你的嘴唇那么简单了。”

 

这句话自从玖兰枢出征离开后,一直在锥生零的脑海中盘旋,扰得他现在已经到夜深人静了,却因睡不着觉只好下床,站在窗前望向西边的战场。

 

可恶的玖兰枢,不出现在眼前了,却还要在脑海里折磨我,仗着我喜欢你就了不起啊。

 

 

 

 

 

 

 

归来凯旋那天的庆功宴上,玖兰枢明显地感觉到了锥生零有意的在躲他,甚至与这位平时很注意自己仪表的君主,竟把自己灌得醉醺醺的,这不符合常理,着实有点奇怪。

 

直到庆功宴散后,玖兰枢才知晓了答案。

 

“陛下,玖兰大人带到了。”

 

锥生零背对着自己,站在窗边,玖兰枢知道,他一定是遇上了什么麻烦,这是他惯有的姿势。

 

月光照得锥生零的银发闪闪发亮,仿佛神明下凡,明明只隔了几步的距离,但玖兰枢却觉得两个人的中间,还夹着锥生家的一个天下。

 

脚踩在华贵的地毯上没有发出声音,玖兰枢一步一步的向锥生零走近,他已经等不及要伸开双臂,将眼前的人从背后拥入怀中。

 

令玖兰枢没想到的是,在他有所动作的前一秒,锥生零比他先反应过来,转身用双臂环住玖兰枢,主动地将自己的嘴唇贴了上去。

 

“零,你……”

 

锥生零这么主动实属第一次,玖兰枢的眼里写满了惊讶,但是当他知道了锥生零要迎娶邻国的公主作为自己王妃之后,他就什么都明白了。

 

什么都不去想了,眼前只有对方明亮的眼眸,心里只剩下了自己并不完整的爱情。

 

忘乎所以的辗转缠绵。

 

仿佛要耗尽身体里的空气般,两个人的唇恋恋不舍的分开,但是双手还保持着紧紧拥住对方的姿势。

 

玖兰枢听到了锥生零呼吸不畅的声音,看到了眼角还未擦干的泪痕,陷进了如五年前初见时,清澈的紫色漂亮眼睛,他还想说些什么,但却被锥生零抢先了,他分明感受到耳边对方清冽的气息,还有故作撩人的尾音:

 

“枢,我们做吧。”

 

 

 

 

 

 

 

入手的肌肤光滑如绸,指尖感受真实的温暖,想要去好好的珍惜,但是被泪水浸湿的眼睛和眼角的嫣红,让自己无法控制的想要去侵犯他。

 

玖兰枢知道,自己中了名为锥生零的毒。

 

他知道这很疼,但是锥生零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倔强的忍住痛,这不止是身体上的疼,更是心里受伤的疼,无人知晓的痛苦。玖兰枢不知道锥生零做出这样的抉择时,经历了怎样的痛苦,天下与爱情,作为一名君王,从他出生时就注定,这两者不可兼得。

 

“零,如果让你的臣民知道了,他们至高无上的君王此时此刻正在我的身下承欢,你猜他们会怎么想呢?”

 

“玖兰……枢,你……你就是……你个混蛋……唔啊……”

 

玖兰枢突然停了动作,还处在迷茫中的锥生零有些不知所措,他只能感觉到温热的气息移至耳边:

 

“零,记住,我爱你。”

 

 

 

 

 

 

 

“陛下这是怎么了,喝这么多酒你们为什么也不劝着点。”

 

“还不是联姻给闹的,”宫人无奈的摇摇头,“玖兰大人您还记着一个月前的那场决胜之战吧,知道为什么您能这么轻松的获胜吗,敌人内部产生了内讧,德兰国认为这场战争不管输赢与否,自己都不会从中获得多大的利益,于是一面要脱离联盟,一面派使者来与陛下达成协议,代价是,德兰国的公主成为陛下唯一的王妃……”

 

 

 

 

 

 

“枢。”

 

“怎么了?”

 

“没什么,其实我在想,如果我不是君,你不是臣,我们是否还会像现在这样坐在一起?”

 

“会的,零,你要相信,今生今世,我会一直陪在你旳身边。”

 

 

 

 

 

 

 

皇历560年,第23世君王锥生零驾崩。

 

同年,朝堂重臣玖兰枢逝世,应先帝生前要求,与先帝合葬。

 

 

 

 

 

世人只当你我是君臣关系,只有我们彼此知道,我们真正的关系,是永远无法公之于众的,剩下的,只能留给后人自己去猜测了。


Fin.



几个月没见,是因为学习很忙,回家上网的时间也真是寥寥无几,放假期间我尽量补偿,谢谢一直没有放弃我的小伙伴们!!!


评论(2)
热度(61)
©欧某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