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欧某西路

「始隼/短篇完结」双塔

私设一定有  ooc一定有  肉……

没有【不服你来打我

想写甜齁嗓子的文……

写的好像"寻人启事"的后篇……无所谓了

强行赶稿,赶上了圣诞节的末班车,有时间再修改

 

 

“我回来了。”睦月始走向客厅,发现灯还亮着,电视也没有关,霜月隼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手里握着的手机上还显示着没编辑完的短信。

“都说了今天晚回来,不用等我了……”睦月始将自己的衣服盖在霜月隼的身上,从沙发上把他抱了起来,向卧室走去。

这一系列的动作惊醒了霜月隼,睁眼便看见了自己苦等几个小时换来的面孔,"始,你回来了……"语气中还带着未睡醒的倦意。

"嗯。"睦月始将霜月隼动作轻柔的放回床上,"快接着睡吧。"拉起被子并小心地替霜月隼掖好被角,这一动作,已经持续了七年。

"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霜月隼像一个撒娇的孩子,任性的拉住睦月始的衣角,"交往七周年啊……"

他这才想起了刚才自己瞟了一眼的短信的内容,七年了,真快啊。

但是此时睦月始有些无奈,他不会像一个女人一样记一些烂七八糟的纪念日,所以,今天对于他们二人的重要性,或是对于自己恋人的重要性,也只能随着马上越过十二点的时针就这样过去了。

"找时间我会补偿你"

这句话说出口时,睦月始就有些后悔了。说的好像心不甘情不愿,而且,带着些微的厌倦,对于这段已经持续七年的感情的厌倦,对于眼前这个已经在自己身边七年的人的厌倦。

七年之痒啊

"不用找时间了"霜月隼直起身来,胳膊揽上了睦月始的脖颈,声音变得低哑,"我们好像很长时间没做了"

“现在,都补回来吧”

 

 

窗帘将早上的阳光阻隔在了外面,睦月始还是按照生物钟按时醒来。

睁眼看见的是还在熟睡的霜月隼,长而密的睫毛如颤抖的蝶翼,双颊上还残留着昨晚激情过后的绯红,红艳欲滴的嘴唇让睦月始很想再次亲吻上去,动作在空中顿了顿,将吻还是落在了额头上。

睦月始起身下床,轻轻地将被子替霜月隼掖好,离开时带起了一阵风,将原本闭合的窗帘撩了起来,阳光从这个空隙间得到了机会,照亮了卧室的一小片地板。

许是这一点点的光在熟睡的霜月隼看来也过于耀眼,意识转醒的瞬间,他听到了轻轻的关门声。

——就不能让我在睁开眼的瞬间看到你的脸吗

睦月始再将早餐端上餐桌的时候,看见了已经起床坐下准备吃饭的霜月隼。

“早上好……”霜月隼揉着惺忪的睡眼,上身的衣服松松垮垮的,锁骨处还留着一抹红斑,若隐若现。

昨天晚上折腾到很晚,况且依霜月隼的习惯,不会起这么早,看起来他是为了和自己一起共进早餐才起这么早的

“不再睡一会吗”睦月始将手中的牛奶放在了霜月隼的面前,转身去厨房里拿面包。

“再睡这一整天就见不到你了”霜月隼看见睦月始端起盘子的手一滞。

睦月始必须承认,因为工作,他确实欠了霜月隼很多,晚上回来对方已经睡了,早上起来霜月隼看到的也是桌上已经凉了的早餐,两个人平常沟通的时间几乎是没有的,感情能坚持七年,已经实属不易。

“所以你的意思是……”睦月始坐回到餐桌前,用一种认真的语气问道。

“请假在家陪我。”霜月隼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毫不犹豫。

“不可能,”睦月始喝了一口牛奶,放下杯子继续说,“当初我们之间保证过,我工作就好,你可以在家什么都不用干,但是关于工作只能我自己决定。”

“你的意思是我在家就是一个只能靠你来养的废人了!”霜月隼拍桌而起,杯子里的牛奶被震了出来。

“自己当初决定的事,后果自己承担,我的部分已经尽职尽责了,请你不要干涉!”睦月始是第一次在霜月隼面前发这么大的火,他觉得霜月隼简直就是无理取闹。

“那上班去吧”对方坚决的态度让霜月隼妥协了,他坐下低着头,盯着桌面没有说半句话,如果再说一句,自己的眼泪就要控制不住的流出来了。

借着桌面对睦月始反射的倒影,霜月隼清楚地看到睦月始欲言又止的神情,结果还是拿起了搭在椅子上的外套,开门出去了。

关门上戛然而止的刹那,霜月隼伏在桌子上哭了起来,他不敢哭得很大声,只能用自己能听到的声音抽泣着,因为他知道,睦月始没有走远,以这七年他对对方的了解,此时他还在门口,倚着门听着屋内的动静。

但是这次也许是睦月始把自己伤得太深了,霜月隼拿起放在桌面上的手机,给睦月始发了一则短信:

我受够了,七年,到此为止,分手吧

 

 

“我回……”习惯性脱口而出的话,结果还是被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客厅里不会再有那盏永远为自己而亮的夜灯,沙发上永远不会再有那个等待自己回来的人,这段七年的感情就这样永远的结束了。

睦月始想起什么,没等将外套脱下,快步走进卧室,拉开衣橱,看见里面只剩下了自己的衣服,松了口气。七年,总算有点长进,不至于在外面冻死自己。

打开床头的台灯,睦月始仰身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的间隙,从角落里发出的一瞬银白色的金属的光芒让睦月始睁开眼睛,起身去寻找来源。

从地上捡起了一枚饰品戒指,借着有些昏暗的灯光,睦月始回想起来,这枚戒指是那年情人节,下班回来发现霜月隼不在家,情急之下打电话询问,对方此时正在街上冻得瑟瑟发抖。睦月始赶到那边,没等给霜月隼披上外套,自家恋人就抢先一步将一个冰凉的东西套到了自己的无名指上,还吸了吸冻得红红的鼻子笑嘻嘻的说:“情人节快乐!”

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将这个假戒指摘下来的,工作带着不方便,摘下来后也再没有想起戒指的存在过。

睦月始拿着戒指重新躺回到床上,举到半空中来回的看,脑海里又出现了那年在街上找到那个等着自己的人,握起来已经变得冰凉的手,脸上却还是满不在乎的笑……

回想起那年的经历,睦月始不禁笑出了声,但是当他意识到这间房子里只能听到他一个人的声音之后,笑就变得开始生硬,到了最后,连笑都没有了。

觉得有些心烦意乱,睦月始起身去客厅,从冰箱里拿出了几瓶啤酒,不用杯子,打开就是一口一口的往下灌。

在黑暗中就这样坐了一夜,一个人。

天已经有些微微亮的意思的之后,睦月始拿起手机,在滴的一声之后留言:

“来一次分手旅行怎么样”

 

 

几天后,睦月始在候机厅如约见到了坐在座位上等自己的霜月隼,两天不见,身上的风衣称的人已经瘦了很多。

“你很准时。”睦月始从脑海中思索了半天,说出了一句像是对旧情人的话,但是,也不完全算是旧情人,还没有完全分手。

“早点彻底结束也好。”不得不说,眼前的霜月隼让睦月始开始怀疑,和自己已经同居七年的是另外一个人。

“别告诉我你这次选择巴黎别有用意。”睦月始找到旁边的座位坐下。

“把分手的地方选在世界闻名的浪漫之都,不是很有意义吗?”霜月隼默许了睦月始坐在自己身边。

——你真的下定决心要分手了吗,隼

“我找到工作了。”这句话突然出现在两人中间,让气氛有些凝重,“在你公司楼下的咖啡馆里,但是下班早,见不着面……”

“我换工作了。”霜月隼瞪大了惊愕的眼睛,转头看向一脸波澜不惊的睦月始。

“为什么?”这句话此时显得很多余。

“那份工作不适合我。”空气中已经弥漫着火药味。

——七年,现在不适合,你当我是什么!

没等霜月隼出口反驳,广播里的女声及时阻止了一场即将爆发的战争:“尊敬的旅客们你们好,您乘坐的……”

“走吧”睦月始拉着行李箱先走一步。

 

 

这次旅行的地方是霜月隼决定,机票是睦月始来买,但是买两个人的机票,还是商务舱,不坐在一起是不可能的。霜月隼上了飞机后全程黑着脸,但是在公众场合又不能耍在家的性子,即使知道身边的人一定会让着自己。

“睡吧,这两天在外边你一定没休息好。”路过旁边的空姐捂着嘴偷笑,因为此时这两个人不像是分手的,更像是热恋中的情人。

霜月隼不需要此时来维护自己的面子,因为他知道睦月始看到了自己一直试图掩盖的疲劳还有青色的眼袋。

在飞机航行平稳了之后,睦月始听到了身边传来的均匀的呼吸声,转头看见霜月隼卸下对自己防备的脸。

“对不起。”声音很轻,睦月始确定此时只有自己听到这句话。

——现在说已经晚了吧

飞机突然遇到的气流颠簸,让睡着的霜月隼把头歪倒了旁边睦月始的肩膀上,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又蹭了蹭。这些天为了辞职的事睦月始也没有睡好觉,这样的姿势反而使得自己很安心,于是也合上了眼。

 

 

从东京到巴黎需要大约十四个小时,两个人相继醒了之后,就开始各忙各的,谁也没有向对方说话,就像互不相识的陌生人,但即使是陌生人,也会说一两句话。

下了飞机,已经是晚上,异国他乡的气息迎面扑来,身边说着法语的欧洲人,广播里的声音不再是熟悉的日语,睦月始很明显的能感觉到旁边的人的紧张。

“我去一趟卫生间……”在离开的刹那,睦月始发现霜月隼的脸色有些不太好。

过了有半个小时,霜月隼回来了。

“飞机上的饭不怎么样,真的很难吃。”霜月隼习惯性的吐槽了一句,但是马上意识到两个人已经不是像原来那样亲密无间的关系了。

“就知道你会水土不服,给。”睦月始递给了霜月隼一个纸包。

“炒面面包……你做的?”霜月隼一眼认出了这是自己吃了七年的面包。

“嗯,先凑和一下吧。”

“哦。”

“先去酒店吗?”睦月始故意没回头问。

“不。”即使是含糊不清睦月始也听见了,“埃菲尔铁塔。”

——巧合吗

 

 

不知是刻意还是碰巧,今天是西方一年一度的圣诞节,虽说日本也过圣诞节,但是没有这么全民化。

巴黎的街头灯光闪烁,街摊上的物品也变得金光闪闪,往来的人总会想要驻足看看。还有在一起唱圣诞颂歌的孩子,鼻子被冻得通红,也抵挡不了他们天籁的童声里为新年送上的祝福。

这样热闹的景致成功吸引了霜月隼停下脚步加入进来,睦月始当然不会阻止他,毕竟,来巴黎也是霜月隼提出的要求。重点是,看见霜月隼玩得那么开心,睦月始觉得心情也不错。

但是霜月隼沉浸于人群中狂欢已经太久了,睦月始只好对他说:“一会儿埃菲尔铁塔就进不去了哦。”霜月隼这才依依不舍的与一名金发的小男孩告别。

 

 

但是已经晚了,十一点准时关门,相继从电梯里走出来的游人们有些意犹未尽,但是也比不上霜月隼此时高山到低谷的心情。

“明天再来吧。”

霜月隼抬头盯着铁塔没有动。

见状,睦月始牵起了对方的手,用一种宠溺的语气再次说:“没关系的啊。”

在这种糖衣炮弹的攻击下,霜月隼还是被牵着手离着铁塔渐行渐远,但是他还是有些失望。

“明天真的再来?”

“说到做到。”

“你以前答应我回家都没有这么痛快。”

“那是以前,现在不一样。”

从后方传来的凉意让睦月始放慢了脚步,从前方传来的热度让霜月隼的心平静下来。

“找个地方地方坐坐吧,我觉得看晚上的铁塔也不错。”良久,霜月隼说了一句他自己都觉得很奇怪的话。

“好。”

圣诞节的晚上,铁塔下的公园里都没有什么人。

通体反光的铁塔让霜月隼看呆了,他虽说见过东京铁塔晚上的样子,但远不及这样美丽。

“我记得……七年前,你在东京铁塔下向我表白的……”霜月隼嘴里呼出的白气让睦月始意识到他在向自己说话。

“嗯。”

“然后我答应了,我们就在一起了……”

“嗯。”

“七年后,我们来到了巴黎,在埃菲尔铁塔下要分手了……”

——七年,我是舍不得的

没等睦月始回应,霜月隼接着说:“这次轮到我问你,如果要分手,你答不答应?”

他等着来自身边的回应。可迟迟没有声音

一支火红的玫瑰花出现到了自己的面前,霜月隼疑惑的抬头去看。

“从那边的玫瑰应急箱里拿出来的,不得不说,这一点巴黎做的很人性化。”

“这是……”

“还有这个。”睦月始从衣服的兜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对着霜月隼把它打开,“货真价实的戒指,比你当年送我那个可不知贵了多少倍。”

霜月隼不知是因为睦月始的行为还是戒指的光,他有些不知所措,说好的分手,为什么变成了求婚?

睦月始单膝跪下,“如你所说,我们的七年爱情长跑从此刻应该结束了,以后就是真正与彼此相伴的岁月了。”

“你真的决心从这七年的感情中逃离出来吗?说实话,我没有那个决心,也不想再改变。隼,回来吧”

“虽说有些突然,但是请你答应我好吗?”

远处,新年的钟声敲响,在整个巴黎的上空回荡。

霜月隼听见自己用无比清晰的声音,像七年前,在东京铁塔下

“好啊。”

 

 

从东京到巴黎,从东京铁塔到埃菲尔铁塔

七年,19071千米

Fin.

后记

分手是假,其实这是一场秀恩爱的作秀

圣诞节不适合分手,也不适合单身狗。

啊啊啊!!不活了!!!这次真的写ooc了【想死

不要脸的求评论求评论求评论】

有评论才有动力填坑

 

评论(19)
热度(54)
©欧某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