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欧某西路

「始隼/短篇完结」Waiting for you

依旧短篇完结

文笔拙劣,注定ooc

依旧私设    

没肉没虐,新年到了,开心就好

 



01.        

九月,已经入秋。        

 一连下了几日的大雨,像是夏天对这一年壮烈的告别。         

街上的行人行色匆匆,即使是街角的汽车飞驰而过,带起的积水溅湿了衣服,没有人会顾及,只会抬手看看时间,生怕赶不上时间相近的地铁。       

东京,还是这么匆忙,一点没变。

这是睦月始下了飞机的第一感觉。       

02.

下雨所带来的寒气让睦月始提了提风衣领子

东京九月就这么冷了么,果然离开五年已经变得陌生了吧。         

拉着行李箱,快步走向停在路边等着载客的计程车,拉开车门坐进车内,用自己已经阔别五年的日语报出了新公司的地址。

即使被大雨扰乱的什么都看不见,睦月始还是依旧习惯性的,隔着玻璃向外看。 这几年生活在美国,也许在别人看来自己变了很多,但自己心里清楚,这么多年,唯一保留着的,就是喜欢坐在窗户边,看窗外的风景,即使是像现在这样,什么也看不到。

雨下的越来越大,雨珠打的车窗啪啪作响,嘈杂的雨音将汽车鸣笛的声音阻隔在外。一道道水痕从玻璃上蜿蜒而下,车外的街头景色全部融合在了雨水中,能依稀辨认清楚的,也就是交通信号灯的红色和绿色。

睦月始拉开车门下了车,即使对从天而降的雨有所准备,但还是被淋了个猝不及防。        

从进入这座办公大楼的那一刻起,睦月始就明白,自己又要进入一个新的轨道开始新的生活了

正如当年自己坐上飞往美国的那架飞机一样。                

03.

还好,今天只是报个到,明天才开始继续上班。        

走出大楼前,睦月始突然想起一件事,笔直走向服务台,犹豫了半天才开口:“这里有可以借的雨伞吗?”     

04.

 打着借来的黑色雨伞,睦月始融入了街上的人流中

他在翻看着手机上的地图,阔别东京五年,这里变化太大以至于他必须要依靠地图,才能找到自己买下的公寓的具体位置。     

 “隼酱~~明明你答应人家的,怎么可以这样~讨厌~”过于娇柔做作的声音让旁人听了都不禁有些厌恶,可是那个被称作隼的男人却依旧保持着脸上的笑脸不变。       

“抱歉啦,明天是真的有事情要忙,以后我双倍补偿不行吗” 即使是轻浮的声线,也不得不让人对眼前这个长相帅气男子产生好感。

05.

只顾着看手机上的地图

只顾着应付身边的女子

没有注意看路,就这么迎面撞上了

“啊,不好意思……”“对不……”

睦月始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银白的头发和金绿色的眼眸属于眼前这个人,属于霜月隼。

五年,变化真大。

眼睛里写的尽是一个27岁青年,历经世事的稳重。

霜月隼脸上的笑容僵滞了一秒,随即自然的恢复,继续与身边的女子调笑着,走远了。

——他回来了啊

06.

此后每天睦月始下班必经那条路,也一定会遇到霜月隼

霜月隼像是不认识睦月始似的,很自然的将他忽略掉了,与自己身边一日一换的女伴交谈甚欢

这一幕让睦月始看着有些刺眼,心里的某一处地方在提醒着他和霜月隼那些年的过往

无法抑制的回忆如潮水般涌上来,为了让自己平复,睦月始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了香烟

原本是要戒掉的,再等等吧

从口中刚刚吐出的烟气,被一阵风刮走了,消失的无影无踪,正如过去的时光一样

这一幕正好被在街角正要转身的霜月隼所捕捉到

“隼,隼,隼!!”身旁的女伴使劲摇着霜月隼的胳膊,好让他回过神来,“你怎么啦”

“没什么”霜月隼立即摆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我们去我的酒吧里坐坐吧”

07.

“睦月,恭喜升职啊,以后你就是我们的上司了!”

“以后还请多多指教啦!”组里其他人也纷纷应和

“既然升职一定要请我们一顿饭!”

睦月始最怕这句话,但既然同事这么说了,也不好不请客

08.

组里的同事指名道姓要来一家时下最有名的酒吧

听一旁正在犯花痴的女同事说,老板是个很英俊的男性,“啊啊啊!!!对女性是很温柔的!要是能做他的女朋友就好了!!!”

“我对老板是个什么样的人不感兴趣,主要是那家酒吧的调酒真的很好喝,就是太贵了”身旁的同事们已经开始谈论起到酒吧里应该点什么酒了

“睦月,你也应该多去那家酒吧”旁边的声音让睦月始回过了神,“真心不错啊”

——到底,是什么样的

09.

“到了”

街角,并不惹眼的位置,昏黄的路灯只能照着酒吧的门前,门前的街道上并没有多少人

待君……

这名字还起得挺文艺的,老板不会是个戴着眼镜温文尔雅的人吧……但是,开酒吧……怎么也联系不起来

但是当睦月始低头看见了门前面板上,一个随手一画的兔子表情,下笔如此流畅自然,像是一种习惯,很长一段时间积累下来的习惯。

推门而入,屋里的灯光有些昏暗,空气中还残留着上一首曲子的余音

隔着来往的人流,睦月始对上那双金绿色的双眸的时候,他的脑海中毫无征兆的出现了很久以前从书上看到的一个词:

一眼万年

10.

睦月始拒绝了同事们的邀请,自己远离了人群,一个人坐在吧台的另一边喝闷酒。

他知道自己的行为是致命的,自己内心的想法此时已经表露无遗。

但这是没有办法的,霜月隼与众多女性的调笑声,声声刺耳,睦月始觉得自己头都快要炸裂了。

“一个人?”不知何时,霜月隼出现在了面前,就像当年他闯入自己生命中的那般突然。

猝不及防的吞下了一口酒,辛辣的味道登时冲上鼻腔,睦月始咳嗽起来。

霜月隼自顾自的在旁边坐下,很自然的伸过手接过睦月始手里的杯子,将里面的残酒仰头一饮而尽。

面对着霜月隼出其不意的动作,睦月始顿时清醒了不少,但是重新沉溺于醉醺的状态,自己想要去够放在吧台上的酒瓶的时候,被霜月隼抢先一步拿走了。

“我说呢,原来是伏特加,怪不得味道这么冲……”霜月隼将酒瓶放在了睦月始够不到的地方。

“给我……”

“少喝点……”

“给我!”睦月始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还不讲理的酒鬼。好吧,他现在俨然就是一个酒鬼,为情而醉的酒鬼。

“不行哦,国王大人,在这里,我说了算……”眼前的这个人嘴角带上了戏谑的笑意。

睦月始望着昏暗灯光笼罩下的霜月隼的脸,渐渐变得模糊,心里只能苦笑,抬头对着记忆中熟悉的人说了句:“你……能不能放过我。”

11.

睦月始在关门转头的时候被吓了一跳

这个坐在空无一人的会议室座位上悠闲地品着红茶的人是谁啊

那个人似乎对睦月始的反应很满意,睦月始借着下午从云朵间洒下的阳光中,看到了那人的微笑,不知是对自己这个学生会长的善意还是挑衅。

“霜月隼,副会长,以后还请多多指教。”那人脸上的笑意更加的灿烂了,照耀在桌面上的阳光也不及他的一半。

——看起来,是个麻烦的家伙。

12.
在东京大学里又多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就是当学生会长和副会长走在一起的时候。

不仅是可以堪称校草的颜值,身材又好,从他们身边经过仿佛置身于走秀现场。

简直是一饱眼福好嘛!!!

霜月隼显然是对这种来自别人的注目礼已经习惯了,但是睦月始不同。

“那个,隼”旁边喋喋不休的人转过了头,睁大眼睛等着睦月始的下一句。

“你不觉得……我们两个应该减少走在一起的次数……”睦月始的话一出口,空气中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凝重。

霜月隼明白了睦月始意思之后,轻笑出声,眼睛里都流淌着笑:“始,原来你最近心不在焉的原因就是这个啊。”

“如果如你所愿,以后学生会的工作怎么办啊”

睦月始有些无奈,这句话说的自己竟然无法反驳。但是,霜月隼并不是每一次都和自己聊学生会的工作,偶尔会聊一些其他话题,虽说很多时候是废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并不是那么讨厌。

“随便你好了”睦月始用余光看到了霜月隼试图掩盖的偷笑,“但是,处理好这件事情也是当务之急。”

“好好好,请你放心吧,我的国王大人~”

13.

“这次干得不错,解决的又快又彻底。”睦月始对处理结果真的很满意,这也是第一次对霜月隼毫不掩饰的夸奖。

“能得到国王大人的夸奖开心得飞起~”在睦月始的面前,霜月隼从来没有那种在人前的优雅与从容。

“只是我很奇怪,你到底是用什么方法解决的?”睦月始还特意转头向旁边环顾了一下,真的每个人就是各走各路了。

“没什么,只是用了一点小魔法~”

睦月始被这一解释逗笑了,“不光这件事,你每次解释说都是用魔法解决的,魔法真的有吗?”

“我遇见你就是用魔法完成的!”霜月隼似笑非笑。

从树叶枝丫间漏下的阳光照在校园的路面上,即使有行人一次次从这里经过,一次次的踏上去,一次次离开,也不会带走任何东西、留下任何东西。

14.

在毕业典礼的自行聚餐会上,睦月始最受不了的就是自己平常身边的同学,堂堂七尺男儿不顾形象的嚎啕大哭,而且将抱着的那个人身上蹭的鼻涕眼泪到处都是,还好自己以非常坚决的态度拒绝了所有人。

包括那个在自己身边四年嘻嘻哈哈的霜月隼。

所以霜月隼要来假装抱自己的时候,睦月始以铁爪功作为威胁,让那家伙远离自己两米以外,结果霜月隼以此为理由还装哭……

换成别人的话一定很无语,但是睦月始已经习惯了。

睦月始非常安静的度过了聚餐会,心情大好,自己并没有别人那样所谓的舍不得,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有机会还是可以在一起聚一聚的,又不是永别,大学只是人生中的又一停靠站,再次启程上路也是必然的,如果对于这种事情都还着一种恋恋不舍的心情,注定路是不会走远的。

从小作为家里的接班人,睦月始就被灌输了这种思想,也自然而然的接受了。因为他觉得,确实如此。

出了饭店,睦月始见天色已晚,手表上的时针正在向11的方向靠拢,笔直的走向路边,抬手刚想要拦一辆出租车,就被身后的霜月隼叫住了。

“始”睦月始回头。

“陪我做一次公交车吧”眼前的这个人恢复了往日的神情,之前的嬉笑在脸上一扫而空,也丝毫没有醉酒的样子。

认真的邀请让睦月始有些诧异,但念在邀请自己的人是霜月隼,协助自己工作四年的副会长,自己的朋友,睦月始放下了抬起的手,插回牛仔裤兜里。

“走吧”

15.

时间已经不早了,所以两人坐上的公交车上只有他们两个人。

睦月始擅自选了公交车上靠后临窗的位置,霜月隼挨着自己坐下

公交车发动机的轰鸣声带着两个人上了路,车速并不是很快,外面的暖风吹进车厢,撩动着霜月隼的头发,让他有些想睡觉,旁边的人,饶有精神的看着窗外的景色,夜晚城市变幻的灯光笼罩在睦月始的脸上,面孔让霜月隼看得并不是很真切。

“始。”霜月隼突然开口,睦月始的视线从窗外的景色转到旁边的人的身上来。

“很好看吗?”

“什么?”

“街景。”用眼色示意了一下。

“嗯。”

高耸的大楼里还闪着加班白领的夜灯,街上偶尔会走过一两个行人或者是还在压马路的情侣,树木发出随风摇曳的沙沙声。超过去的一辆私家车,轮胎碾轧着公路的声音,在这个夜晚里显得更加寂静。

霜月隼对于睦月始所执着的景色并不在意,他在聚会上狂欢的有些累了,想要好好的休息一下,闭上眼睛,歪头靠在了睦月始的肩上。霜月隼衣服上淡淡的肥皂香味让睦月始想起了冬日里的暖阳,很安心。

“四年,我们应该很熟了吧。”说话的人明明坐在自己身边,声音像是从远处飘来的

“对,毕竟一起协作了四年。”睦月始没转头。

“私底下呢?”

“朋友。”这样的回答,是睦月始能够承认的最好的关系了,毕竟,朋友,是对自己很重要的人。

“就只有这样?”霜月隼的发问让睦月始觉得他还有什么别的要求,“我并不满足只有朋友的关系。”

睦月始感觉到肩上的重量离开了,“你想说什么?”,那双金绿色的眼睛,在只有唯一光源就是外面的车厢中,显得熠熠生辉。

“我想和你做恋人。”

公交车路过一盏路灯前,灯光将车厢里照的发亮,一瞬的光亮在离路灯越来越远后消失。

两人之间的沉寂,以能够感受到的时间向整个车厢里蔓延着。

“现在不说没关系,”公交车到站,车厢门打开的一瞬间,吹进来的风让睦月始的头脑有些清醒了,这才发现身边原本坐着的那个人起身下车。

“我等着你的答复。”即使有灯光照耀,周围的景象在睦月始的眼中甚至是记忆中变得模糊不清,除了霜月隼。

——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16.

“所以说呢?”旁边的人似笑非笑。

“第二天我就被家里安排去美国了。”睦月始开始感觉到胃里反酸,一阵一阵的让自己有些烦躁。

“那为什么又回来了呢?”

“回来见你。”霜月隼不禁一愣,他没有想到是这样的回答。

下一秒,嘴唇上被覆上了一片柔软,随即又离开了,但是动作留下的残影,让霜月隼意识到刚才的那个吻是真的。

对面那个因醉酒倒在吧台上的人,微黄的灯光笼罩着他的睡颜。

——到底是谁放过谁啊

17.

霜月隼费劲的的腾出手,拿出钥匙,借着楼道里的灯光找到钥匙孔,将公寓的门打开。

架着喝醉的睦月始进了屋,吃力地挪动了两步,走进卧室,如释重负的把睦月始搭在自己肩上的胳膊拿下来,一把把他扔到了床上。

是的,是扔,因为霜月隼从来没有干过这样累人的苦差事,但是好在喝醉的睦月始很安静,不会吐或者是耍酒疯,给自己省了不少麻烦。

“今天晚上你就在我的床上睡吧,我去睡沙发。”这句话像是霜月隼对自己说的,倒在床上的那个人不知道听没听到。

睦月始身上的酒气好像沾染到了自己的身上,所以霜月隼决定先去洗个澡然后再去睡觉。

转身离开床边,没有等踏出一步,衣服就被用力一拽,整个人重心不稳向后仰去,倒在了柔软的床垫上,眼前的天花板被一张面孔所代替,睦月始瞳孔的颜色变得幽暗。

自己腰间的衣服被撩开,一只冰凉的手在自己的皮肤上游走,温热微醺的气息在嘴唇上稍作停留后,转移到了自己敏感的脖子,霜月隼能明显的感觉出来自己的呼吸频率被打乱了。

“嘶……”自己的锁骨处被咬了一口,肇事者又毫不满足的舔了一下,霜月隼觉得自己的头要炸了,“始,你……要干什么……”这句话说出来霜月隼就后悔了,这分明就是明知故问。

对方变了调的声音,让睦月始情不自禁的附下身,在霜月隼已经微红耳边,用浸染了情欲的喑哑声音说

“干你”

18.

宿醉带来的头痛让睦月始早早就醒了,起身看见这是一间陌生的屋子,窗帘还没有拉开,房间里的视线显得不是那么清楚。

低头看见自己身上只盖了一张被子,被子那一头躺着的人转过身来,白皙的皮肤上还留着昨夜留下的星星点点。

零零散散的记忆如幻灯片一样出现在睦月始的脑海中,信息量有些让他承受不住。

从散落一地的衣服中找出自己的上衣,拿出香烟和火机,抽出一根放在嘴边,举起火机刚要点燃,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捡起自己的外套披上,走到窗前,拉开窗户。

坐下转动打火机火轮的声音,被刚刚转醒的霜月隼听到了,睁眼看到坐在被风拂动的窗帘前的睦月始,嘴里刚刚吐出第一口烟。

“事后一根烟?”霜月隼趴在床上饶有兴趣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个人。

“为什么不拒绝?”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沙哑。

“你是指哪方面的?”霜月隼似笑非笑的看着此时的睦月始,精致的就如一幅画,“感情上?还是床上?”

“你说呢?”修长的手指轻轻弹了一下烟灰后,重新将烟放在了嘴边。

“两者我都没有理由拒绝。”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在距离了上一句话大约有五秒钟之后,霜月隼接着说:“你技术还不错,要不以后再联系?”说着,摇了摇手中拿着的手机。

这句话让睦月始手中的动作一怔,眼睛不再看着窗户,放下手里的烟,转头看向霜月隼,“五年前的问题,现在回答还有效吗?”

霜月隼收起笑脸,从床上起身,只穿了一件衬衫,刚刚盖到大腿,走到睦月始面前,拿走手中的快要燃尽的烟,摁灭在窗台上,弯下腰,视线与睦月始相平,手覆上了对方的脸。

“戒了吧,我希望下一次和你接吻的时候,不会再有烟味出现。”

两人之间的距离不断靠近,闭上眼睛,享受着时隔五年所换来的真正意义上的接吻。

19.

凌晨开始聚集起的水雾流进鼻腔,漫进肺腑,呼吸之中饱含着水汽,带着清晨特有的使皮肤一惊的凉意,整个人从里到外侵染在一股醉人的清冷之中。

这样的早晨,让行走在街头的睦月始想到了自己在美国生活的那段时间。

在国外,陌生的国度,站在街头的十字路口处,缺乏安全感的感觉会愈发明显。

也许霜月隼那个家伙,来到这样随性放纵的国度,会很快适应的吧。

低头拿出手机,屏保的图片是那年毕业仪式后,霜月隼硬拉着自己拍的一张照片,阳光正好,散发着青春荷尔蒙的两张面孔,可惜,照片里的另一个人,远在大洋另一边。这张照片,这么多年,一直没舍得删。

想要联系,但是为了安心读书,联系方式被家里要求删掉了,几乎所有人。

所以在回国下了飞机的那一刻起,睦月始除了重回故国的欣喜,还有想要去见那个人的冲动,长达五年的冲动。

20.

等得有些不耐烦了,睦月始拿出手机,拨通了前几天刚刚存上的手机号。

电话那边被接通,“怎么了?始~”恢复了本性的霜月隼又和睦月始开起了玩笑,明明今天约着回母校看看,这家伙怎么一点也不着急呢。

“Don't make me wait for you just because you know I will. ”既然霜月隼要玩,自己也奉陪到底,这句地道的美式英语,让电话那边的人愣了几秒钟。

“我等你五年的时间,让你等我这一会就不行了?”睦月始没等反驳,电话就被挂断了。

顺着水雾行来的一个年轻男人,穿着的风衣显得来人高挑清瘦。

两人汇合后,迎着渐渐散去的水雾和清晨的阳光,在没有几个人的街上并肩走着。

“我刚刚想起来,你还欠我一样东西。”霜月隼的眼睛里的闪烁着陷入热恋的光芒。

睦月始明白了霜月隼的意思,侧过头来,望见身后新一天的朝阳,轻轻的开口道:

“我爱你。”

Fin.

Don't make me wait for you just because you know I will. ------ 别因为知道我会等你,就把我晾在那儿等

这又是一篇又不知道自己在写啥的文……

算是一篇新年贺文对吧???【觉得自己好不要脸!

不管了,自我放飞,ooc什么的算我的!

大家新年快乐啦!!!比哈特

不要脸的求评论【这句才是重点

评论(17)
热度(54)
©欧某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