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欧某西路

「始隼/短篇完结」秋日童话

起名废,想哭 

依旧ooc【其实写着写着就情非得已了

依旧私设 

建筑设计师×自由摄影师

 

 
 

 
 

这是睦月始来到哥本哈根的第三天。

 

即使是第三天,他也依旧对这座城市充满了陌生感。

也难怪,这是他踏出房门的第一天。

睦月始是第一天下午到达丹麦的,整个下午他都在哥本哈根转悠。因为他要选择一家合适的旅馆,这是他的职业病。作为一位建筑设计师,尤其是一位缺乏灵感建筑设计师,跑到和日本隔了大半个地球的哥本哈根来,睦月始至今依旧觉得不可思议。

他并不喜欢过于商业化的街道和建筑,所以这一次他专门来到哥本哈根,这个世界闻名的童话之乡,就是为了寻找童话风格的建筑灵感。

作为在整个日本都闻名的建筑设计师,突然玩失踪,一向做事有条理计划的睦月始,是第一次做出如此不符他的身份和原则的事情来。

 
 

所以在第二天,原本想好好的转一转,结果跌撞而来的电话、邮件将他锁在了屋里,他花了将近整整一天的时间来料理后事,连下楼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了。好在旅馆的主人是个为人和善的老奶奶,才没至于让睦月始饿死在房间里。

当他站在哥本哈根的街头时,已经是第三天的上午了,在临走前,他还不忘向房东奶奶说再见,一是基本礼仪,二是为了感谢昨天的“救命之恩”,这是他睦月始做人的原则。

睦月始打开手机上下载的旅游攻略软件,当他用GPS定位了自己所处的位置后,首页上最先向他显示的就是小美人鱼雕像,睦月始凭着他的职业直觉,犹豫了一下,放弃了,那里只是一个公园,没有多少建筑。往下翻,新港,不了,北欧建筑风格,不是他此行来的目的。阿玛莲堡,睦月始低头看了看腕上的表,都这个时间了,听说人挺多,也不去了……

否定了这个那个,不知不觉睦月始就已经走到了斯特罗里耶步行街,据说是哥本哈根最繁华的地方。手机屏幕上显示的页面正好停留在斯特罗里耶步行街的介绍上,始建于17世纪,来了就看看吧,睦月始这么想着。

当他的双脚站在步行街街道上的时候,他对着手机上显示的地图左看右看,过了好久才确认,这个人来人往、充斥着现代商业繁华的街道,是手机上显示的斯特罗里耶步行街。

睦月始的心中不由得大失所望。他已经厌倦了这种没有任何感情的现代都市,他之所以不辞而别的离开东京、离开日本,就是为了逃避作为一个都市白领长年累月所积攒的压力、一个世界闻名的大都市所带给自己的压力。

地上拼接的在以前自己看来富有艺术美感的地砖,此时也变成了脑海中毫无规律可言的色块。 

走了两步,睦月始不想再让愈加愈深的失望充斥这一已经劳累的躯壳,他想要回到旅馆去好好的休息一下,为以后的行程作一下合理安排。或者是也不需要行程,明天就离开吧,东京那边也在催着自己回去。睦月始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一路走回到自己居住的旅馆,睦月始觉得今天的天气很差,不同于刚来那一天下午,天气晴朗而阳光却不是那么耀眼,这让睦月始为这座城市留下了一个初步的好印象,但是今天的空气开始变得潮湿,天空开始变得阴暗。

“大概是快要下雨了。”睦月始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天气情况。

走到旅馆门口,睦月始有点害怕走进去,害怕对上旅店老奶奶那张微笑着的脸,询问他玩的怎么样。说实话,他真的不是下决心离开,因为大概唯一不舍得就是这个慈祥的奶奶,她让睦月始意识到了还有人间温情这种东西存在。


“麻烦请让一下,我想拍门前的这盆花。”突然出现的声音打断了睦月始的思绪。

睦月始下意识的向右挪了一步,转头看见一位白发青年,似乎是一本正经的举着一台单反相机,蹲在旅馆门前摆放的一盆木春菊的面前。

浅灰色的双肩包,白色的长袖卫衣搭配深蓝色牛仔裤,白色的板鞋,棱角分明的脚踝,挽起的裤脚,修长的手指托着相机,白皙的手腕从袖管中露出来,尤其是微微皱起的好看的眉的下面,从右侧看只能看到眯起的一只眼睛。

这人长得,很耐看。这是睦月始作为一个建筑设计师对别人长相的最高评价。

有凉丝丝的东西从空中落到了脸上,睦月始伸出手,是雨,这么快就下雨了吗。

睦月始抬脚向旅店门口走去,站在门口,像是想起什么,转头看向在一旁对雨浑然不觉的白发青年,还在那里专注于他的作品完成。

“那个……”睦月始开口想说点什么,或者是想要拉他进来避雨。

“啊勒,下雨了。”迟钝的白发青年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淋了一会雨了,起身看向站在门口的睦月始,“可以让我进去避一会雨吗?”

对上睦月始的是一双金绿色的眼睛,“进来吧。”风衣口袋里的手,最终没有伸出来。

“来客人了。”老奶奶放下手中的东西,拿出毛巾递了过去。“外面下雨了吗?”

“谢谢。”睦月始接过毛巾,草草的擦了一下头发,“这是我在门口遇见的……”还没问他名字呢。

“霜月隼,奶奶你好。”旁边的白发青年脱口而出的流利的丹麦语,不知甩了自己的英语几条街,让睦月始有些诧异。

“你的丹麦语说得真好。”旅店奶奶脸上的皱纹填满了笑,手中将两杯热可可摆在桌子上,“喝点可可暖暖身子吧,这雨虽说是不大,但也要注意身体。”

坐在自己对面的霜月隼从背包里找出一块料子细腻的布,用修长的手指,动作轻柔的擦拭相机上的雨水,“再多淋一会就会坏了……”再三确认相机上没有水了之后,霜月隼将那块布铺在一边,端起了摆在自己面前的可可。

桌子那边的睦月始面无表情的观看完了这一过程,又抿了一口可可,真暖和。转头看向门外,外面的雨并不大,只是有些密集,门前的那盆木春菊,在雨中左右摇晃,街上的行人撑起了伞,没有伞的,只能低头紧走两步 。

“这雨不会下太久的。”霜月隼突然开口,打破了两人之间属于陌生人的沉默。“丹麦是温带海洋性气候,这种雨很正常。”

“你对这里很了解啊。”睦月始回过头来,看向了对面那个将一杯可可喝出高档咖啡感觉的男人,“不过,你不是这里的人吧。”

“自由摄影师,一年四季全世界到处跑的人。”霜月隼下意识地看向了摆在桌上的相机。“你呢?”

“建筑设计师,从日本东京来这里寻找灵感。”利落干脆地回答不仅回答了对方提出的问题,还预测了对方的下一句要问什么。霜月隼觉得坐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不简单。

“那……你觉得哥本哈根怎么样?”霜月隼突然认真的问了句。

“商业化过度的原童话之乡。”睦月始说这句话的时候,故意加重了“原”字,那双金绿色的眸子看的自己有些心慌,睦月始索性偏头去看门外的雨景,“明天我就要回去了。”

这话让路过桌边的旅店奶奶听了去,“你不是刚来吗?哥本哈根这么好不再多呆两天就走吗?”

“这里我找不到灵感,况且,那边很忙。”外面的雨渐渐下得稀疏了些,睦月始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看了看明后两天的天气,晴,航班应该不会有问题。 

霜月隼将杯子重重的放回到桌子上,杯底与木质桌面的撞击声,睦月始看向霜月隼。 

“有意思,我是第一次听别人说哥本哈根不好。”霜月隼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睦月始,“没有灵感,那是因为你没有见到它的另一面。” 

“即使是想,也没有时间了。”睦月始忽略掉了霜月隼盯着自己的眼睛,继续翻看手机。 

“这样吧,我们来做个交易。”恢复到慵懒又透着认真的声线,让睦月始手中的动作一停,将手机放回口袋,转头看向对面那个嘴角已经有丝笑意的霜月隼。 

睦月始看向自己的意思分明就是他对提议感兴趣了,所以霜月隼继续说了下去,“我领着你游遍哥本哈根,目的是让你找到灵感,顺便改变对这座城市的看法。” 

“那如果最后的结果是两个目标都没有达成,而我又浪费了时间呢?”睦月始重新端起杯子,将最后一口已经冷掉了的可可一饮而尽。 

“看你这样应该是不辞而别,况且,没有灵感也是无法继续工作的吧,所以晚回去两天也没有任何关系。”霜月隼的笑意,甚至让那双金绿色的眼睛闪闪发光,“不过我保证,结果你我都不会失望。”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木春菊的清香混着雨水中的泥土味,飘进了屋里。 

“成交。”

睦月始将手中的杯子放回到桌面上,“砰”的一声像是在对霜月隼刚才那一声的挑衅。 

“睦月始,请多多指教。”

 
 

睦月始有点后悔答应霜月隼的“无理”要求了,这个在床上肆意打滚的家伙,真的能帮助自己找到灵感吗?他对未来几天的行程充满了担忧。 

“啊啊啊!!!这是我这么些年出门在外躺过的最舒服的床了!!”顾不得有睦月始这个外人在,霜月隼尽情释放天性。  

 睦月始在一旁干站着有些尴尬,索性转身就走,“有关几天后的行程,我先自己去作安排,明天再告诉你……”话还没说完,就猝不及防的被玩的正欢的霜月隼一把拉到了床上,出于本能反应,睦月始将双手迅速撑在了床上,等他回过神来之后,发现自己和霜月隼的姿势变成了一上一下!!! 

 拥有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睛的主人,此时被自己用胳膊禁锢在了身下,这是睦月始万万没想到的。 

“啊……抱歉”睦月始立马起身离开,他其实真正想要掩饰的是自己有些微红的脸,因为,他并不擅长处理如此尴尬的局面。 

“今天晚上,可能要失眠了……”望着关上的门,霜月隼喃喃自语。

 
 

“早上好!”没有见到声音的主人,就先听到了声音,还有踏在木制楼梯上的脚步声。霜月隼像是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向坐在一楼喝早茶的睦月始打招呼。

“嗯,早上好。”睦月始只是应了一句,没有转头,他有些害怕霜月隼一起昨天的事,索性不去看他,不去看那双戏谑的眼睛。

“这是……”不知何时,霜月隼凑到了身后,细细的嗅闻空气中的茶香,“煎茶,对吧?”

睦月始有些吃惊,眼前的这个人总是能给自己带来惊喜,但是他依旧面不改色的端起茶杯,瞟了一眼手机。时间不早了。

见对方不理自己,霜月隼也没有气馁,绕过睦月始,坐在了桌子的另一边,“真是意外,我还以为像你这种大都市的白领,早上一杯咖啡才是首选的……”

“如果我和其他人一样,”睦月始起身,离开座位,站在餐桌一旁,“我就不会来这了,不是吗?”

“也是。”霜月隼轻笑出声。

“要来一杯尝尝吗?”

“不了,那味道我向来不喜欢。”

睦月始在上楼前,像是想起什么,回头说了一句,“快点,时间不早了。”


再一次站到了哥本哈根的街头上,只是不是一个人了。

睦月始转头对身边的人说:“我已经安排好今天的行程了……”

霜月隼只是低头摆弄摄像机,好像什么也没有听到,像是看到了什么让自己满意的东西,举起相机对着睦月始说:“笑一个。”

但是睦月始先反应一步,转头佯装去看前面的人群和街景了。这个人,莫名其妙。

没有达成自己的愿望的霜月隼有些失望,只能去拍别的景物来使自己的心情变的好点,但是注意力被分散过去了,跟着睦月始的脚步自然慢了许多。

“先去哪呢?”睦月始这么说着,拿出手机打开旅游攻略软件,却因为一个不留神,手心里一下子空了,抬头看见的是一双狡黠的眼睛。

“这么不相信我这个导游啊……”

睦月始只能无可奈何的笑笑,“好吧,全权交给你了,霜月。”

“别那么见外,叫我隼就行了,hajime~”

两个人虽说并肩走在一起,但一句话却也没说,到底还是因为陌生人之间的尴尬。睦月始倒也延续了这种沉默,放任霜月隼作为一名摄影师的天性,自己也会接着停下来等他的时间,看看街边的房子能给自己什么灵感。

“啊,铜绿色圆顶!”霜月隼像是看到什么突然喊道,“是什么来着……”

“腓特烈教堂。”睦月始实在看不下去了,在一旁好心的开了口。

“对对对,我一直记不住这个名字。”

睦月始没去理,因为眼前随着脚步渐近的建筑让自己有些暗暗吃惊。真不愧是拥有斯堪的纳维亚地区教堂最大的圆顶,圆顶被安置在12根圆柱之中。虽说知道腓特烈教堂的建筑灵感可能来源于罗马的圣彼得大教堂,典型的巴比利亚风格大理石建筑,但是与其不同的是,腓特烈教堂多了一些一种与人们心中的亲切感,所以才能在哥本哈根这座城市中显得浑然一体吧。

“今天真是巧了,有人在这里举行婚礼。”

霜月隼的话让睦月始从对建筑的沉醉中回过神来,在神圣的十字架前,一对新人正在神父的主持下宣誓。当两个人在神的见证下正式结为夫妻的时候,全场的人起立欢呼,圆顶上的神明画像,让睦月始产生了一种错觉,它们仿佛也在慈祥的笑,从天上注视着人间的喜怒哀乐。

“差不多我们可以走了吧。”

睦月始打断了身旁的霜月隼,因为这个家伙也跟着起哄让自己有些出戏。

“我说,腓特烈教堂不是我想要的那种建筑风格,你是不是弄错了我的意思了?”

虽说在腓特烈教堂里见识了不少东西,可睦月始还是没有找到自己的灵感。

“别着急嘛,才刚开始不是吗?”走在前面的霜月隼回过头来笑嘻嘻的说。


“卡斯特雷特城堡的风车,配蓝天白云,真是好美!”

“你确定这是城堡而不是公园?”

“反正是你要的童话风格,哎呀,不管了,你自己玩,我先去那边看看有什么好看的,先拍下来再说……”

被导游残忍跑抛下的睦月始只能自己一个人在这座曾经的军事要塞里漫步。时过境迁,这里已经没有多少当年经过炮火洗礼的痕迹了。

继续往北走,眼前开朗起来,奇怪的河岸不像是自然形成的,而像画家信手作成的卡通画里的曲线那般富有童趣。

远处能看见有一些人在悠闲地漫步,出现很多当地市民的身影,相反旅行者并不多。如果每天能在这种地方跑一跑步,想必也可以像童话里的神仙一样长寿吧?

被他人所感染,睦月始也找了一个缓坡的草坪,躺下来任由自己陶醉在进入秋日的卡斯特雷特城堡中。

时值金秋,树叶开始变幻它们的颜色,带来愈发迷幻的情绪。

就像走进了童话里,美丽不可方物。

“怎么样?”霜月隼的脸突然出现,吓了睦月始一跳。

“额……挺好的,但不是建筑上的。”睦月始起身,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草屑。

“好吧,在谈论这个之前,我想说,我们要不先去吃饭吧,你请客。”


接下来的几天,两个人虽说去了不少地方,像是菲特烈堡

“建筑在湖水围绕着的三座岛屿上,真是厉害!”

“英式建筑。”

或者是克伦堡宫

“在海边啊,从远处看就像是一座童话般的城堡!”

“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城堡之一,不用那么激动。”

还有菲登斯堡宫

“那里有个湖,哇,好多菩提树,我要照下来!”

“不用那么激动,那是伊斯鲁姆湖,还有这座王宫花园本来就是以许多大理石雕塑和菩提树大道而闻名的。”

——真是的,这到底是我当导游还是他当导游啊


“明天就走吗?”两个人走在新港的运河旁,霜月隼放下手中的相机,突然转头问睦月始。

睦月始看着远处的太阳在地平线处慢慢下落的景色。

“嗯”

“过得真快。”霜月隼低头去翻看相机里这几天照的照片。

傍晚的新港,是白天游船的繁忙和夜晚街铺热闹的交界,运河里的海水倒映着商船的桅杆,因为天色暗下来的原因,显得神秘又有趣。在白天,河岸的房子是彩色的,船也是彩色的,比天空还鲜艳,而此时都因余晖变成了金色。

走得累了,两人坐到了岸边的长椅上。

“像是共赏美景的老夫妻,哈哈。”

“这种玩笑并不好玩,隼。”

两个人之间又陷入如初见时的沉默。从东到西,渐变的蓝色,还有隐匿在蓝色中的星星的影子。

“这么多天下来,灵感找到了吗?”

“很可惜……”

“哎,我这个导游当得真是失败呢……”

夕阳已经完全隐没与地平线以下,运河两边的灯已经如约亮起,照亮了商铺门口的招牌。

“这样吧,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

意料之外的话,让睦月始从对这座城市离别的伤感中回过神来。

“我和你一样,是日本人,我爸爸也是一个摄影师,从小我对他的印象就是常年不在家,他好像从来没有参与过我的童年。”

“因为这件事情,我也埋怨过爸爸,他为什么不要我和妈妈了”

“但是,每次收到他从世界各地寄过来的明信片,我又会特别高兴,不只是因为明信片背面的风景是我爸爸的作品,还有,我知道,他心里还是记挂着这个家的。”

“但是,在我成年那年,我就再也没有收到我爸寄回来的明信片,他在一次雪崩中丧生了。”

“所以说,我继续我爸的工作,成为了一个四处流浪的人。”

霜月隼笑了笑,继续讲了下去。

“那些明信片里,我最喜欢的是一张名为‘灯火’的,拍摄的地点就在哥本哈根。”

“夜晚俯瞰整个哥本哈根,远处的城堡和近处的房屋,闪烁着万家灯火,这样的风景对于那时的我来说,是一种憧憬,一种向往,现在依旧是,我不愿任何人说它的不是。”

“来到了哥本哈根,却怎么也找不到我爸爸当年拍摄的那副场景了,真的就是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睦月始听到霜月隼的声音些微的哽咽,自己低下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我们两个同病相怜吧,都是没有找到重要东西的人。”霜月隼突然冲着睦月始笑笑,眼睛里却还是没有半分笑意。

看着这样与之前判若两人的霜月隼,睦月始有些茫然,眼前的这个人,让自己有些心疼,没想到他还有这样的过去,一副嬉笑无常的外表,只是一副示人的面具罢了。这何尝又不是自己身上的影子呢?

第一次见到他,身上那种自由奔放的气质把自己吸引住了吧;也许是那次路过市政厅广场,因为他想要喂广场上的鸽子停下来等他,看到他在飞翔的鸽群中开心得如孩子一样;看到了童话大师安徒生的雕像,被他硬拉着合影一张,虽说不情愿,但怎么说是两人这次旅行的唯一一张合影……

与霜月隼的关系,既不亲近也不疏远,既不是朋友,也不是纯粹的陌生人。

那双金绿色的眼睛,大概是一辈子都忘不掉的。透过那双眼,睦月始好像看见了整座哥本哈根,或者是心底的一丝光亮,一闪而过,那到底是什么,恐怕见过的人才知道。

“和你这两天玩得很开心。”霜月隼起身,从高处俯视着坐在长椅上的睦月始,“在这里分别吧。”

转身要走的间隔,霜月隼发觉自己被人拉住

“不,你错了,这是一个开始,我喜欢你的开始。”      

“我对人从来不相信直觉这种东西,你对于我是例外。”

“我想,这种直觉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

眼前的那个人紧紧地攥着自己的手,生怕自己走掉,眼睛眨也不眨,映出了新港运河旁的灯光,一瞬间,霜月隼看见了自己从明信片上看到的景色,竟然出现在了睦月始的眼中。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Fin.

 

玛格丽特——预言爱情

当然不是这样的预言爱情,如果让他们其中一个人揪花瓣,呵呵,我不用活了……

 

本篇又名哥本哈根旅游攻略[呵呵]

半天没进入正剧系列

求小伙伴告知丹麦秋天有没有玛克丽特……

语言、国籍bug,请忽视……【想哭

隔了好长时间才填完的坑,前后文风都不一样了……

不要问我“纵把一生都许你”什么时候填XD

评论(6)
热度(45)
©欧某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