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欧某西路

「枢零/短篇完结」轨迹

玖兰枢复活前的事





 「锥生,千年,够久了吧」



锥生零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平静下来之后才发现背后出了一身冷汗。

——又是那个梦。

厚重的窗帘把黎明前的黑夜,阻隔在锥生零视线之外。

在黑暗中,依稀辨认出了手掌的轮廓,缓缓地屈伸手指,猛的攥紧,指甲嵌入手心的疼痛感,深深的印刻在大脑

喉咙中的干渴感,如房间中能够察觉的寂静,慢慢蔓延到脑中。

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血液里的渴血因子都在随着血液沸腾,太阳穴突突直跳,脖子被人扼住,被压制的视觉神经让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

锥生零能清楚地感觉得到,因大口呼吸而张大的嘴,暴露在空气中的獠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长,眼睛中嗜血的血红色,浸染了原本紫色的眸。

凭借残存的清醒理智的意志,锥生零从枕头下摸出了一盒血液淀剂,拔开瓶盖,仰头将瓶子里仅剩的几片仰头吞了下去。

空了的金属瓶,被随手丢弃,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得到解脱一样的,锥生零将重心后置,倚靠在床背上。口中还残留着一丝血液淀剂的味道,那味道在此时的锥生零看来,有些让人作呕。

[啧,味道终究比不上真血]

脑海中只剩下了这么一个念头。

锥生零没有去理,闭上眼睛小憩,即使此时睡意全无。

挂在墙上的钟表向前行走,预示着时间流逝,秒针划过表盘上方空气的声音,昭示着黎明的到来。



“零”

“零!”

“锥生零!!!”

被逼无奈的玖兰优姬难得喊了全名。

“啊,”锥生零硬是被叫回了神,“怎么了,优姬?”

“我刚才说的你都没听见啊。”玖兰优姬撅了噘嘴,以表示心中的不满。

“没有,带着爱去游乐园对吧?”习惯性的抬手摸了摸玖兰优姬的头,“我们一起去吧!”

冲着坐在沙发上的小公主眨了眨眼,玖兰爱立即心花怒放。

“好哦!妈妈和零陪我一起去游乐园喽!!”

坐在椅子对面的玖兰优姬笑得最开心,酒红色的头发和眼睛像极了那位已然逝去的纯血君王,恍惚间,让锥生零产生了一种错觉,就好像是在这千年时间里,玖兰枢从未离开过,他一直生活在自己和玖兰爱的身边。

锥生零摇了摇头,迫使自己从这种莫名其妙的假想中出来。怎么会呢,玖兰枢在千年前就已经死了,遗体被蓝堂英冰封住,前些天优姬还给自己说起复活的办法呢,说什么没有死,简直就是笑话。

自嘲的干笑两声,却又叹口气。为何自己这段时间总是想起那个情敌,已经不存在的吸血鬼,连做梦也总是会出现他的声音,并且醒来之后的渴血感用血液锭剂也压不住了。

大概是千年前自己吸食的玖兰枢的血液,在身体里作祟吧,而梦什么的,只是副作用罢了。

总归是自己想太多了。



夜幕降临,城市里的灯光已经亮起。

在游乐园里面泡了一天的三个人,正要准备回家,被锥生零抱在肩头的玖兰爱已经困得连连打哈欠,在闭上眼睛之前,眼前突然闪过一道光影,耳边从未听过的音乐使得困意全无。

玖兰爱立刻睁开眼睛,抬起搁在锥生零肩膀上的小脑袋腾地一下抬了起来,摇着锥生零的肩

“我要玩那个。”胖乎乎的小手指了指几米外,闪着彩灯的旋转木马。

锥生零闻声停下脚步,缓缓地蹲下,动作轻柔的把玖兰爱放到了地上。

“不行哦,时间晚了,我们要回家啦。”玖兰优姬半蹲下来向女儿耐心的解释。

“不要,我就要玩那个。”玖兰爱生气的一跺脚,身上穿的粉色蓬蓬裙晃了几晃,撅起了粉嘟嘟的小嘴。

“下次我们再来玩,好不好?”

“可是我现在就想玩……”声音里已经染上了些微的哭腔。

“我们拉钩,妈妈说下次玩就一定会来玩。”

玖兰优姬蹲下伸出小拇指,在自家女儿眼前晃了晃。

“说话算数,出尔反尔的人要吞千针。”

“好。”玖兰优姬顺势把玖兰爱抱了起来,一边与女儿拉钩,一边轻轻的顶顶头,逗得玖兰爱咯咯直笑。

锥生零在旁边无言,自己根本就没有说话的必要。在外人看来是一家三口,实际上自己更像一个局外人,对于优姬和爱,和自己究竟是什么关系?

丈夫?父亲?

都不是,玖兰枢和她们才是名副其实的一家人。

回头看了看在夜幕下独自运行的旋转木马,五彩缤纷的彩光在这个黑夜里显得格格不入,城市里灯光闪烁,却没有来自旋转木马的一部分,被硬生生的排斥在外。

想起自己活过的千年时间,却也是没有任何回味可言。

猎杀Level E、陪着优姬和爱出来玩、偶尔研究下个星期三个人的伙食……

身边的人,或是失去联系,或是眼睁睁的看着老去、死亡……物是人非,说的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

人生如旋转木马,行走看尽人间繁华。

想起玖兰枢活过的时间比自己比自己长了许多,在他的身上却找不到对人生漫长而空虚的控诉。

举手投足间,身份的显赫,纯血君王,玖兰枢,统治者吸血鬼世界的男人,生命里的大部分都是黑暗沉寂的,千年前的时光,才是真正充满阳光和意义的吧。只是可惜,美好如烟花般稍纵即逝。在他死后记着他的,也就只有包括自己在内的几个吸血鬼了吧。

君子如玉,他内敛、温柔、腹黑、孤傲,因而高贵。



“我和爱还要去看看哥哥,零,你去吗?”

走出游乐园,玖兰优姬抱着玖兰爱转身询问跟在身后的锥生零。

“不了,协会那边还有些事情,我就不去了。”

“你的脸色不太好,怎么了,零?”

平时马马虎虎的玖兰优姬这时候变得格外细心,看出了锥生零的不对劲。

“没什么,休息不好罢了。”

锥生零想要掩盖自己的谎言,把头转了过去,故意不去看玖兰优姬盯着自己的眼睛。真是像极了玖兰枢,一旦被那双眼睛抓住,从内到外便会看个透彻。

“那好吧。”玖兰优姬笑笑,“有什么要我帮你带给哥哥的话吗?”

锥生零不由得一怔,他没想到优姬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原来她早就看出来了。

想要说出口的话还是被生生咽了下去,“没有,你和爱就足够了。”锥生零的唇角向上扬了扬,表明自己根本不在乎的态度。

“好吧,拜拜。”

目送着玖兰优姬和爱消失在视线之外,锥生零这才放心的转过身,迅速摸出了别在腰间的血蔷薇,开枪射杀了躲在五米之外蠢蠢欲动的一只Level E,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腐化的沙土随风飘去。

自己死后也会变的那般死无全尸吧。

呵,真是讽刺,一生猎杀吸血鬼为生的吸血鬼猎人,最后落得和自己最嗤之以鼻的生物的一样下场。

别人想要看看自己的遗体都没有机会了。

也罢,这世上,再过上几年,就不会有人还会记着自己了。



在死前堕入意识边缘的前一秒,锥生零听到了玖兰枢的声音。

[谢谢]

——因为什么而谢我?



两人还是会因为行走的轨迹不同,终不会再次相遇了罢。

Fin.


日常作死系列

有没有小伙伴陪我聊天啊~


评论(4)
热度(17)
©欧某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