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欧某西路

「枢零/短篇完结」溺水的鱼

00

如果你是水,我就是溺死在水里的那条鱼。


01

玖兰枢第一次遇见锥生零,是在大学城里的一家观赏鱼店前。

自己刚从咖啡厅里出来,就看见隔着一条街道的对面,一个银发男子像个孩子一样趴在玻璃橱窗上,盯着店里的水缸里的金鱼看。

看打扮,应该是大学生。这个年纪喜欢金鱼倒不奇怪,奇怪的是,喜欢的如此执着是第一次见。


02

玖兰枢今天上课的时候,意外的走神了。

回过神来的时候,教室里的学生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只剩自己一个人站在讲台上,面对着空落落的阶梯教室。黑板后面自己写的数学公式,也被人擦了个干净。

回到办公室,桌子上送来的的慰问品堆成了小山,玖兰枢头疼的抚额。

也难怪,大学里最年轻的教授,自然会招来学生的仰慕还有年轻女同事的照顾。

收拾的差不多之后,意外地发现了遗落在角落里的咖啡杯,杯底的咖啡已经变得干涸,杯身上面画着两只吐泡的白色金鱼。


03

玖兰枢每天都会以同一个奇怪的理由去咖啡店。

——找到了一个咖啡杯,所以要每天喝咖啡。

不明缘由的人还以为玖兰枢上瘾了,所以才会找出这么一个蹩脚的理由。

是上瘾了,不过不是喝咖啡。


04

有时候是坐在咖啡店里隔着一条街的距离远远的看,有时候是站在咖啡店的门口隔着来往的行人……不知不觉离得越来越近,终有一天站在了他的身后,透过玻璃橱窗的反光,正大光明的窥窃。

玖兰枢看锥生零,锥生零看金鱼,三者以这样的方式联系在一起,着实有趣。

锥生零终于注意到了玖兰枢的存在,目光终于从那些金鱼的身上移开,转头去看站在自己身后的人。

回头的那一刻,玖兰枢看到的终于不是一个背影,或是在玻璃橱窗上并不清晰的投影了。

紫色的双眸,漏进了阳光,像摆在首饰专柜里的紫色水晶,却又比那些石头多了一份生气。

“老师?你也在这?”


05

玖兰枢看那一头银发怪不得觉得那么眼熟,原来在阶梯教室每天都会看到一晃而过的影子。

没想到自己每天偷窥的人竟是自己的学生,真是无巧不成书。以前在教室里从没注意到,却还要花上时间每天跑到这个地方来偷窥,多年后,玖兰枢想起来,也只能用两个字形容自己:呵呵。

如果被锥生零知道自己每天都在看他,虽然照他的性子不回去乱说,但是自己的正人君子形象在学生心里不保就麻烦了。

玖兰枢瞥见玻璃橱窗上贴的一张招聘广告,急中生智。

“来找兼职。”

锥生零很明显的白了玖兰枢一眼

“大学教授就这么缺钱花吗?”


06

玖兰枢经过老板的面试,第二天就成为了观赏鱼店里的一位正式员工。

每天上班的时间也就是下了课之后,工作也很轻松,擦擦鱼缸、整理水草、喂喂鱼食,还有……看锥生零。

“你干嘛老看我?”

“没有。”玖兰枢干笑两声来掩盖被发现的尴尬,“我是在看鱼。”

说着转头去看锥生零这段时间一直在看的金鱼。

两条银白色的紫白龙睛,店长可是宝贝的不得了,作为店里的镇店之宝,价格也不是一般人能担负得起的,自己想要买也得省吃俭用,更别说是一个学生要买了。

“你很喜欢?”玖兰枢试探着问了一句。

“嗯,没钱买。”锥生零盯着眼前的两条金鱼回答。

原本是一身浅紫,在褪色的时候只留下全身十二处紫色,其余地方都呈银白色,而眼睛和中国古代的龙极为相像,所以名为紫白龙睛。

浅紫和银白的完美配色,在紫白龙睛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一位紫色的蝶尾在水中随着水流摇摆,薄如蝉翼却又可以看出颜色,像是宴会上女性的紫色纱裙,优雅的在水中翩翩起舞。圆滚滚的身体,显得憨厚可爱,又大又鼓的眼睛、从嘴里冒出的水泡,戳中了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玖兰枢似乎明白了锥生零每天都要往这里跑的原因了。

但是,自己呢?


07

不知道是谁发现玖兰枢在大学城里打工,并且大肆宣扬,弄得每天店里店外都有来看玖兰枢的迷妹。

然后就变成了——迷妹看玖兰枢,玖兰枢看锥生零,锥生零看……

说起来,这两天没看见他啊。

玖兰枢看了一眼水缸里依旧游得自在的两条金鱼,笑着摇了摇头。

晚上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眼前就会出现紫白龙睛的那一丛紫色的大尾巴,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扰得自己根本睡不着觉。恍惚之间,尾巴变成了趴在玻璃橱窗上看金鱼的那个少年的眼睛,两两相对,像是一幅浸了水的水彩画,淡淡浅浅的水渍,在眼前挥之不去。


08

第二天下了课,玖兰枢拦住了要走出教室的锥生零。

“周末有时间吗?”

“没有……”

“去水族馆怎么样?”玖兰枢像是变戏法的从书的底下抽出两张水族馆的门票,“反正也是看鱼,兼职那边我也请假了。”

“如果每个教授都像你这么堕落,我早就转学了。”

玖兰枢又一次受到了锥生零白眼里的深深鄙视。


09

玖兰枢抱着不大的希望按时来到水族馆门前,却看见锥生零不仅来了,而且比自己来得还早。

“进去吧。”

直截了当就是这么一句,这孩子到底有多闷骚啊……

扑面而来的潮湿气味让玖兰枢当即就像打退堂鼓,但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不对,是舍不得自己抱不到美人归!

但是前提是有福消受啊。

因为是周末,水族馆里的人确实很多,两个人好不容易随着人流走到了巨大的平面展缸前,没来得及对眼前的众多五彩斑斓的鱼发出感叹,却被挤了个踉跄,就连玖兰枢这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差点被挤到,回头看看跟在身后的锥生零被挤的面色通红。如果这么下去,两个人早晚都要被挤死。

被逼无奈,玖兰枢伸出手摸索着,隔着几个人的距离,握住了一只微凉的手。

“走吧。”回过头只对锥生零解释了两个字,也看见了锥生零眼中稍瞬即逝的诧异。

玖兰枢拉着身后的锥生零开始和人海对抗。被硬挤的感觉就像呼气困难,再加上水族馆里的湿气,玖兰枢感觉自己在下一秒就要窒息了,这时候自己的心脏又猛地直跳,还好锥生零离自己并不是那么近,否则让他听到就会让他觉得自己有病——心脏病。

踏出水族馆,两个人不由得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你可以放开了吗?”

锥生零面无表情的看着玖兰枢还在紧紧握着自己的手。

玖兰枢只能照做,任由锥生零毫不留情的将自己的手抽走。

——其实我还想亲一下。

“谢谢。”锥生零冷不丁的说了一句,“谢谢你拉我出来,今天玩的很开心。”

那双紫眸前一秒还像结了冰一样,突然变得柔和,如一潭深渊,能看得透彻却又不见底,只是望上一眼,便难以从中摆脱,陷身于此直至溺死。


10

下了课,锥生零被叫了出去。

还以为是哪个系的女生要跟自己表白,还想着如何拒绝才不会显得尴尬。

事实告诉他这么做是徒劳的。

站在座椅旁边的玖兰枢以一脸能腻死人的温柔,自锥生零出现在视线之内便目不转睛的望着他。

锥生零选择转身就走。

玖兰枢追上去,从身后拿出一个袋子,水里面放着的就是锥生零每天都会去观赏鱼店,趴在玻璃橱窗上看的那两只紫白龙睛,此时在玖兰枢手里的袋子里的水中吐着泡泡。

玖兰枢成功捕捉到了锥生零眼中一闪而过的兴奋。

“你是什么意思?”锥生零恢复一脸冷漠,抬头看玖兰枢。

“我喜欢你。”玖兰枢用了平生最温柔的语气来说这句话。

“哪里有人会用金鱼表白的?”

“我就是啊。”

“那好吧,我拒绝。”锥生零没了耐心,再次转身就要走。

玖兰枢这次没有追上去,站在锥生零背后,“那你连这两只金鱼也要拒绝了?”他笃定锥生零这次绝对不会拒绝。

他明显的看见了锥生零顿了一下,转过身,嘴角挂着自己平生都没有见过的微笑,“我接受。”

“接受这两只金鱼的表白。”

玖兰枢眼睁睁的看着锥生零领着花了自己一个月工资买的金鱼,留给自已一个背影。

“今天天气,还真是不错。”


Fin.


难得写个番外

*

一天,玖兰枢一脸认真地问锥生零了一个问题。

“有没有人说你像水?”

“嗯?”锥生零眼睛不再看着书,转头看向玖兰枢。

“如果你是水,”玖兰枢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锥生零,“那我就是溺死在水里的那条鱼。”

玖兰枢此时的眼神放在任何一个女性面前,那个女人瞬间沦陷。

锥生零明显愣了一下,玖兰枢心中暗自窃喜。

“是啊,我是水。”锥生零回头去看书,“不过,我是一锅要把鱼煮了的水。”

玖兰枢忘了锥生零不是女的。


**

“玖兰,”锥生零难得叫了玖兰枢的名字,虽然是姓,但足以让玖兰枢快速的回应。

“怎么了?”

“你说,”锥生零很有默契的没有对上玖兰枢的目光,“你们店里是不是会给鱼做绝育手术?这么久了,为什么这两条鱼一点动静都没有?你是不是买了假鱼?”

锥生零的双眼离开了鱼缸,去看玖兰枢,这表明他问的问题是认真的。

“也许吧,”玖兰枢冲锥生零一笑,“但我觉得这两条鱼可能都是公的。”





我才不会告诉你,这篇文我是边笑边写完的【笑傻了】

不行,让我再去笑会,ooc什么一会再说23333

没有小伙伴来找我玩【想哭

评论(6)
热度(36)
©欧某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