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欧某西路

「枢零/短篇完结」输零


*

哒哒哒……

手指敲击键盘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响起。

时快时慢,停停顿顿

一个男人只身坐在书房的椅子上,背对着门口,手边一杯久置的咖啡,早已没的温度。

紧闭的窗帘,还是不能阻挡光线进入这间屋子,微弱的光,反射出一脸的憔悴,紧锁的眉头,就像窗外阴郁的云,笼罩在心上,挥之不去。

这段时间为了和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合作公司谈生意,而且是一笔很大的生意,董事会对这一次的合作很是上心,要不然也不会让玖兰枢亲自准备商谈内容和合同。但是连续几天亲自出马都碰了钉子,对方不同意合同上所开出的条件,要求重新整改,更可笑的是,与自己正式会面的那人都没见到过。眼看着期限快要到了,虽然得到特批可以在家工作,但是精神压力也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

旁边一直保持黑屏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玖兰枢向旁边瞥了一眼,一条短信,优姬发来的。玖兰枢索性停下手上的活,腾出一只在键盘上忙碌的手,点开状态栏:

“哥,吃饭了吗?再忙也要注意休息。”

只是短短几句关心的话,却让玖兰枢这连续几天积累的疲惫一股脑的涌了上来。

他放下手机,抽取重心的倚靠在椅背上,紧紧盯着显示器上还未拟定完的合同,白色页面上不断闪动的黑色竖线显得格外扎眼。玖兰枢眨了眨略微干涩的眼睛,还是抬手合上了笔记本电脑,闭上了有些略微发涩的眼睛,安静的吞吐了几口气息,听着房间里只剩下了墙上钟表的滴答声。

睁开双眼,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把笔记本电脑放进了手提袋,快步走向衣橱,拉开衣橱门,从里边拿出一条黑色休闲裤,手指在西装和外套之间顿了顿,最终还是选择了后者,出门之前,还不忘拿上了挂在玄关处的车钥匙。



**

从公司门口踏出来,玖兰枢丝毫没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反而董事会那边给自己施加的压力,就像头顶的这一大块云一样,让人喘不过气来。

玖兰枢有些心烦意乱的拨弄了一下垂下来的刘海,还是不可置否的引来了旁边年轻女性的兴奋地窃窃私语。

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时间还早,没想到这工作交代的时间这么短,去买个菜再回家吧。

当玖兰枢站在货架前,白皙修长的手上托着两个圆圆的紫甘蓝,正在斟酌买哪个更好,没办法,做饭不好吃却还要面子,这一点没少被优姬吐槽过,那小丫头末了还补上一句:“哥,你欠我一个嫂子,会做饭的那种。”

玖兰枢想起自家妹妹,嘴角不禁挂上了若隐若现的笑意。

记得之前为了应付优姬,也只能无可奈何的笑笑,揉揉她的头:“好好好,我尽快。”优姬还佯装着去打玖兰枢的手,两人闹的好不开心。而如今,优姬比自己先找到了男朋友,给小丫头找嫂子这事情也被搁置了很久,没再提起,可能优姬也多多少少察觉到了自家哥哥没有结婚的打算,对玖兰枢来说,倒是无所谓。

在收银台结账的时候,等玖兰枢从钱包里拿出钱来,对面的收银小姐也没有半点动静。玖兰枢抬头去看,发现收银小姐正对着窗外一位西装革履的银发男子犯着花痴,早就把自己这位熟客忘到脑后去了。

玖兰枢轻咳了一声。收银小姐才回过神来,对着玖兰枢又是鞠躬又是道歉,而面前这位穿着休闲却一点也不失优雅气质的男子,摆出了他的招牌式微笑,说了句“没关系”,收银小姐的脸顿时变得通红。果然,还是公司里的玖兰先生最有魅力。

“那是谁?没见过呢?”玖兰用无比放松的语气试着问了一句。

“啊……”收银小姐用了敬语,“听说是合作公司的代表人物。”

女人的八卦能力简直不敢想象……

“原来如此。”玖兰枢顿时提起了兴趣,提上手里的袋子,将收银小姐的声音甩到了脑后,冲着远处银发男子的方向追了过去。



***

那男子最终在公交站台处停下了脚步。

商谈的代表人物怎么说也是总监以上的任务,坐公交车回家?合作公司就这么经费吃紧吗?还是压榨员工不眨眼?

诸多疑问也只是一晃而过就不再去想了,当务之急是要想去探探这个对方公司的人,这时候来,也许是和几天之后那个合作项目有关呢?

越来越近,玖兰枢反而放慢了脚步,若无其事的走了过去,装做自己只是一个下班要回家的普通员工,还故意掂了掂手中提着的袋子,以免让对方起疑心。

然而这种招数并没有引起旁边的人的注意,从侧脸看过去,长相清俊的男子只是盯着眼前一处地方,像是在思考什么事情。

丝丝凉凉的东西落到了脸上,抬头才注意到,阴云终于受不住,要下一场雨来结束长达几日的阴天。

糟糕,出门之前完全没注意天气,没带伞,但是是开车来的,淋不着雨,可是这时候走,就不能从旁边的那人嘴里套出话来了。

玖兰枢陷入了两难选择。

头顶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块黑色伞面,右侧传来陌生的气息,原来那个银发男子向自己伸出了援手。

你自找的就怨不着我了。

“谢谢你。”“不客气。”……

好吧,还真高冷。

过了不长时间,玖兰枢察觉出了一点不对劲,转头看看那人,举着伞的胳膊有些勉强,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身边的这个人虽然目测身高也到了一米八,但是总归还是比自己矮了一点。给比自己高的人撑伞,每个人都会累的。

“我来吧。”

玖兰枢很自然的接过了银发男子手中的伞柄,将伞撑到了两个人中间,还别有用心的往那边歪了歪。

“谢谢。”

“抱歉,是我考虑不周。”玖兰枢还看似歉意的笑了笑。

两人依旧保持着沉默,但是之间的气氛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尴尬了。

“你是xx公司来谈xx项目的吧。”最后还是玖兰枢打破沉默,他心里不停祈祷着公交车晚些来。

对方没有说话,只是看向他的眼神中写满了惊讶。

“别误会,”玖兰枢尽量让自己笑的自然一点,“听组里那些女同事说的,我也只是一介小员工,只知道这些。”

“其实倒也没什么,”银发男子开了口,“今天来就是想找一下你们公司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不太走运。”

好巧,那个负责人此时就站在你身边。

银发男子偶然一低头,看见了玖兰枢手里提着的菜。

“紫甘蓝?”

“嗯,壮阳的。”男人之间谈论这种东西不可避免,更何况玖兰枢还是如此一本正经的说出来。

“噗,”银发男子一改之前的一脸面瘫,笑了出来,“凉拌的话效果更好。”

玖兰枢明显一愣,接着和银发男子一起笑了出来,打在伞面上的雨滴声,也盖不住两人之间相见恨晚的熟识感。

越驶越近的公交车,让银发男子想起了什么,转头看向玖兰枢:“今天车坏了,送去修了,偶尔坐坐公交车其实也不错。”末了,公交车在面前停下来的前一秒钟,玖兰枢隔着越来越大的雨声,听到这么一句话:

“伞留给你了,不用还了。”

看着公交车驶离视线,玖兰枢这才打着伞向停在路边的车走过去,摸出了一直放在口袋里的车钥匙,上车之前,收了伞,顺手把它放到了副驾上,把车钥匙插入插孔,迟迟没有转动。

玖兰枢盯着那把正在滴水的伞发呆。

密匝的雨不停的打在玻璃上。



****

商谈那一天到来的时候,虽然玖兰枢知道对方几天前已经见过,虽然方式不太正式,但是多多少少知道了点底细,不至于太难应付。

推开会议室的门,从一群同样西装革履的人中分辨出了那个熟悉的人,脸上短暂停留的诧异,转而是礼貌的笑。

“锥生”

“玖兰”

两个人都很有默契的只说了姓氏。但是握手的时候很糟糕,可能是屋子里暖风开得太大的缘故,玖兰枢能感觉出自己的手心里微微沁出了些汗,对此时此刻而言可是大忌,一旦被对方抓住了自己的动摇点,待会就等着吃亏吧。

但玖兰枢,怎么说也是被自家妹妹冠上了“商界老油条”名号的人,这种场面见的多了去了,“老谋深算”这种词不能形容他了。

一阵商界场上的客套之后,每个人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换了副表情也换了个人。

几阵似打太极似的迂回之后,终于轮到玖兰枢开口说话了。沉稳老练的气场,一下子就镇住了场面,坐在对面的对方公司的人,也只能一个个哑口无言、默不作声。

眼见着这场商谈就要有了结果,玖兰枢心中有些窃喜。

“乙方认为……”突如其来的清冷的声音打破了局面,开口的正是那个几天前与自己已经见过,自称“锥生”的男子,清晰的条理,严谨的逻辑,头头是道,条条在理,虽然没有玖兰枢那样的熟络套路,却也是无懈可击。

“甲方认为如何?”

几秒静默,玖兰枢终于从嘴角扯出了一个心服口服的笑:“好,就按贵公司说的办。”

递过来的合同,上面非常大方地签着对方的名字:锥生零

抬头,玖兰枢正好对上看向自己的眼睛。

紫色的。

脑袋里莫名就和前两天买了还没吃的紫甘蓝对上了。


*****

“♪~”玖兰枢难得将心情写在了脸上,旁边的一条拓麻受宠若惊。

“四六分还这么高兴?玖兰,你没吃错药吧?咱们公司可是四!亏大了!”

“我赚了就行。”

说得这么风轻云淡果然是吃错药了,放在以前,玖兰枢怎么会允许有这种事情发生。

“赚了?”一条拓麻第一次猜不透玖兰枢。

玖兰枢不接他这茬,“去打听一下对方公司那个代表人物,叫锥生零的个人信息,越详细越好。”

一条拓麻只能理解为玖兰枢在谈判桌上失利,受了精神上的刺激,想要知己知彼,下一次咸鱼翻身,哦不,是东山再起,不对,好像也没有那么惨……

临走前,一条拓麻用无比可怜的眼神看了玖兰枢一眼,自己在心里被玖兰枢杀了一万次……

感觉口袋里的手机在响,玖兰枢掏出来,看见来电人是优姬,于是很自然的接听

“哥,我突然想起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说吧。”

“嫂子有没有合适人选!!”这一句话几乎是用吼的音量说出来的。

玖兰枢倒也不生气,语调里带了笑意

“有啊,这要看对方愿不愿意了。”

挂了电话,玖兰枢叹了一口气。

这一次,这一生,输给你,零,我无怨无悔。

你是我的就够了。

Fin.



这次终于可以甩掉“起名废”的帽子了……【好有年代感的词……

据说这篇文是由标题硬编出来的【好想打死自己……

我笔下的玖兰大人从此在痴汉的道路上那个一去不复返……

紫甘蓝和紫色的眼睛什么的纯属巧合,我发四!!

评论
热度(38)
©欧某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