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欧某西路

「始隼/短篇完结」荏苒时光


有你参与的时光,是我一生里最美好的记忆。




我和始从很早以前就认识。从国中一直到一起出道当偶像。

之后理所应当的认识了隼他们。

没有陌生的反应,因为我们几个人对对方早有耳闻。而且,隼对始不是一般的熟悉,听说,隼拥有始的粉丝后援会的白金会员卡【exm?】

不管是事务所里还是在公开的场合,每天一句“L·O·V·E  hajime love”,我们早都习惯了。

我其实打趣的问过始,每天都有一个人这么粘着自己不头疼吗?话说我已经做好了下一秒被教训的觉悟,谁知——

“刚开始挺无奈,”他看向着隼的方向,“习惯就好了。”

这口气、这画风……我好像走错片场了?!



在我的印象里,始和隼交集其实并不多,更多的是我和始一起商量工作,海每天伺候着隼的红茶之类的。偶尔凑在一起聊天开玩笑。

后来又一次,始被隼拉了出去,到了半夜才回来,还是被月城先生送回来的……

我强忍住了八卦的欲望【。】



除了有活动安排之外,偶尔也会去逛逛街,以前我经常和始一起出去,后来和我一起出去的人就变成了海。

“同病相怜,一起走吧!”海用一种同情的眼光看着我,还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一时有点不明白他说的同病相怜是怎么回事,直到有一天,我亲眼看见了始和隼并肩走出了事务所的大门。

感觉自己被无情抛弃了是怎么回事?!



话说回来,每次出去巡演的时候,我都比较乐衷于买一些土特产回去,给白组那些家伙炫耀一下话说也不错。但是,始什么时候也加入到了买买买小分队里来了?

“你买这些东西干什么?”

“吃。”始还白了我一眼,以至于我没敢再问下去。

当我看到始亲手把买来的东西递给隼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还好当时我没问是给谁买的。



我不明白一个男人拥有那么敏感的直觉有什么用,没错,我就是那个男人。

很长一段时间下来,我越来越发现两个人待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长,除了工作,还是那种队里的工作,他们两个人我几乎是形影不离,以至于我都没办法找出时间去找始八卦一下。

而我不去找始,自然会有人来找我。海端着一杯红茶和我一起坐到了沙发上,静静的观摩着远处的闹剧——说闹剧什么的能让我心里平衡一点。

我理所当然的端起杯子,“你不觉得他们两个人很配吗?情侣的般配。”

海一口红茶喷了出来。我庆幸没喝,估计是很烫。

我忽略掉海打量我像打量外星生物的眼神,“猜测而已,不必当真。”说完,我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喝了一口海端来的红茶。

“其实……他们两个早就在一起了……”

我一口红茶喷了出来。还真是……好烫。



此后一段时间里,我对于海的红茶有一种恐惧感,但是他又好像对泡红茶乐此不疲,我问起原因时,他淡定的抿了一口红茶,慢条斯理的开口

“这要怪你们家始,把我们家的隼拐走之后,红茶没人喝,你就要来负责解决掉了。”

你们家我们家是什么鬼?!还有,狗粮不是被当事人塞的,为什么还是有一种受伤的感觉?!

我终于忍不住,理直气壮一脸严肃的提出要和始好好谈谈红茶谁来喝……啊呸,是人生理想。

没想到贼喊捉贼【?】,始先开了口:

“这段短时间辛苦你了,春。”你是指哪方面?

“我有个事情要和你坦白。”说吧儿子,爸爸听着呢。

“我和隼在一起了,是恋人的关系。”嗯,我早就知道。

冒着生命危险。我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

“所以说呢?”

“没什么,就是来告诉你一声……”

“我会支持你们的!”我真佩服我自己。

对面的人愣了愣,之后露出了微笑。

“谢谢你,春。”

始留给我一个潇洒的背影【。】



第二天,事务所里突然变得热闹起来,始和隼之间的关系像是一夜之间所有人都知道了,两个人在各位成员面前大大方方的手拉手秀恩爱,没有任何一个人对此惊讶,脸上的表情习以为常,就连两位经纪人都笑呵呵的。

早上去叫始起床,动不动就能看到和谐美好的画面,我感觉全世界都是狗粮。

郁闷之时,海突然神秘兮兮的凑过来,“春,还有一件事情你不知道。”

“你是最后一个知道始和隼在一起的人。”

文月海,你是上天派来惩罚我的吗?!

“这是始特意嘱咐,要让你最后一个知道,他怕你受不了。”

再见了,这个我已经不爱的世界。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大家已经一起出道有几年时间了。

那天突然接到最后一次在偶像生涯里,live演出通知的时候,我不得不承认这么多年,自始隼在一起的事件之后,这是我第二个一时难以接受的事情。

一想到我们即将要散了,气氛变得沉重微妙,可能是泪那孩子的抽泣声终于掩盖不住之后,我才注意到每个人的眼里或多或少都有些泪花,包括我自己。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的脑海已突然无意识的蹦出了这么一句话。人生,本来是充满着相会与别离的吧。

不愧是队长,最终还是始最先从悲伤中恢复理智,“大家,不要难过,分别是必然的,但又不意味着永远。”

霜月隼也站了起来,发挥了他作为队长的职责,“眼下最重要的是为live做好准备,不能辜负这么多年来粉丝对我们的支持和厚望!”

之后也就是大家相继被鼓舞,气氛不再那么压抑。

我的心情也因为这种正能量,不再那么低落,抬头看见的,是坐在对面的始和隼的相视一笑。

看来之前我觉得他们两个人般配的感觉,是十分准确的。



比平时的付出更多,对于动作的每一个细节更加严谨,对于歌曲的每一个音符要求更加苛刻,每一个人的心中所想都是为了不留下遗憾。

始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严肃,别人都只是当做他身上肩负的使命,与以往不同而且更加意义重大了而已。

而我明白,他心中真正想的,是要和隼在灯光闪耀的舞台上,再一次大放异彩。

第一次感到了我作为他的挚友,与其他人的不同。



我只记得,在演出那天,上场之前,始特意拥抱了我一下。果然这么多年的情谊,终究是舍不得的。宴席,没有容易说散就散。

歌声、舞蹈、霓虹灯光、粉丝的欢呼、汗水、欢笑……那一天在我的记忆中,也就只留下了这么一点零星的东西。很可惜,但是又无可奈何。

演出的结尾,我们大家站成一排,手拉着手,一起向台下的观众鞠躬。

一时间,全程掌声雷动。

我没有过多的在意台下的情况,而是不着痕迹的向两个队长看了一眼。

十指相扣。仿佛任何东西也休想将他们拆散。

我想,那时的始,心中了无遗憾。



解了散,我跑到了世界的另一端,因为那里毕竟是我一直想去的地方。

相对的,就此之后,我失去了和所有人的联系。

再回到日本,仿佛所有人都忘记了six gravity和procellarum,没人再提起,我也差点忘记了我曾经是十二个人中的一人。

直到那天,我接到了始打给我的电话。

“春?”他试着问了一句。

“恩,是我。”

“我有件事情想和你谈谈。”

这口气,和几年前跟我出柜时的语气一点没变。

当我赶到那家约定的酒吧,第一眼我就认出了走在吧台边,一个人喝着酒的始。

听说始在解散之后,继承家业,混得风生水起,这小子穿上西服,也算是人模狗样一表人才。但始脸上的诡异,让我失去了和他开玩笑的心情。

“少喝点。”我硬是夺下了他手中的酒瓶。

他整个人除了一种微醺的醉态,似乎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时隔几年,我凭着之前对他的了解并不能猜出来,所以,我在等着他开口。

“今天,我回家参加了我父亲的葬礼……”

“请节哀。”

“没什么……父亲他本来身体就不好,我也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就还是没想到这么突然……”

此时,我只能充当一个合格的聆听者。

面前的始身着西装,灯光照的他显得有些颓然。

“春,你知道隼会魔法对吧?”

我也只能忍住心中的诧异,点点头,“嗯。”

“你说……会魔法的人……活的时间是不是比普通人长……”始转过身来,面对着我,眼中所流露的,无比认真,还有些微内心深处的恐惧。

“我怕……”他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有一天,我会先离他而去……”

我感觉喉咙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失去了至爱之人之后,除了一时难以接受的悲痛,还有属于两个人的无尽的回忆……”

后面他再也说不下去,但是我懂。

离开之前,我作为他的朋友,给了他一个久违的拥抱。



我们与很多人都是擦肩而过的关系,或是即使碰面,也就只能给对方留下一个匆匆离去的背影。

对于其他队员也保持着联系,出来聚餐游玩什么的也是常有的事。但是总是凑不起原来的十二个人,始和隼最不常来,对他们的了解可能也就是从报纸或者是电视上,为了缓解尴尬,我也只能主动替他们解围,费尽心思找各种理由,而心中默默为他们两个人记下了无数笔账。

我和很多人一样,恋爱结婚生子,一样事情没落,我逐渐觉得我变成了一个普通人,在舞台上灯光闪耀的日子就像是南柯一梦,偶尔会在街上碰到以前的老粉丝,被认出来也就只能笑笑,然后道谢离开。

日子一天天过去,当一天妻子对我说我的头发已经出现白发,我才惊觉自己孩子也已经到了离家的年纪,无奈只能叹口气,然后慢慢接受眼前的事实。

“Shakin’, Sugar, Sugar Shakin’, Sugar, Sugar——”

这么多年,手机铃声我一直没舍得换,不止一次被孩子嫌弃保守老旧,他哪里知道这铃声对我的意义啊。

“喂。”我接起电话。

“春。”我听出了那是海的声音,有些苍老,但底子里还是透着当年的味道。

“我……来告诉你一件事……”那边的声音顿了顿,深吸一口气,继续说了下去,

“隼……他……”

“去世了。”

手中的手机掉在了地上。

那边,传来海的喊声“喂!春!喂——”



那一天,是我们十二个人第一次凑齐,只是其中一个人,在世界的另一边。

其他人三三两两的离开之后,我陪着始在墓碑前站了很久。

他在看隼,我在看他。

良久,我眨动了一下干涩的眼睛。

“春。”

这是他这么多天来第一次发声说话。

“你对于神明相信多少?”

“反正我是信了。”

“毕竟我的愿望实现了。”

很长一段时间,我才明白最后一句话里的意味。



始和隼一辈子都是两个人,没有孩子。

在我眼里这是极为可悲的,最起码人生的乐趣,他们失去了将近一半。

但是,我又是那么羡慕两个人的感情,人生初见般的一生,他们做到了。

隼去世之后,始就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一个人,作为朋友,我怕他寂寞,隔三差五的往他那里跑,聊聊天,钓钓鱼,反正我是带着他,把作为一个老头的活动全部体验了一遍,无奈他又是那么喜欢待在家里,我也只能选择无奈妥协。

在家里也无所谓,我故意限制他的活动范围,不让他动关于隼的任何东西,我怕他触景生情,再一情绪激动就……

“没事的,春,不用担心我。”他总是这样无所谓的笑笑。

他也不避讳和我聊关于隼的话题,很多时候都是他说我听,把这么多年来,我从来不知道的事情全部说了一遍,什么表白啊、什么出柜啊、什么两个人之间的鸡毛蒜皮的小事啊……

反正好像这么多年来,我错过的时间,在此时全部都弥补了回来:好像我们从未说过再见;好像我们十二个人在一起演出,还只是昨天的事;好像始和隼,一辈子都不会分开一样……

当始临着窗户,晒着阳光,坐在摇椅上絮絮叨叨的讲着的时候,我默默的退了出去,因为我不想让他看见我流泪的样子。

这么沉重的记忆,我无法想象他是如何一个人承受过来的,这间房子里,到处都充满着隼的影子,那人却狠心的离开了,将始留在人世,一个人,从今往后,都是一个人。

如果这世上真的有神明,请你听听我的愿望,请你将隼还给始吧!我请求你,请听听我的心声,实现我的愿望……

但我明白这么做都是徒劳的。

我平复了情绪,再一次走进房间。始手中正拿着他和隼的合影相片,隔着一层玻璃,细细的摩挲着,脸上的表情安详而幸福。

他像是想起什么,转头看向我,手指着相片上笑的灿烂的白发青年,对我说:

“春,你知道这是谁吗?”

神明大人,始……他失忆了。



很奇怪,始其他事情都记得,单单忘记了一个名为霜月隼的人。

忘记了隼是何时的出现,忘记了两个人第一次的见面,忘记了两个人是如何的成为了知己,而且,也忘记了两人是如何走到了一起,在之后几年甚至一生里,如何的共度风雨。

但是,关于隼的一切,他全都忘了。

我不止一次的启发他回忆起来,但是,无论我做出怎样的努力,现实都在向我证明着一件事:知晓始和隼的故事的人,在这世界上,就只剩下了我一个。



那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我梦见了隼,还有始。

他们两个人都是那般年轻的模样,就好像时光未老,我们未散。

两个人离我很远,我想要向他们呼喊,却又发不出声音,眼见着隼已经牵起了始的手,转身就要离开,但又突然想起什么,拉着始朝我的方向走了过来。

隼他冲我笑了一下,“我就是那个神明大人哦~春”

我好像什么都明白了,又好像没有明白。

站在我眼前的始,还是那样意气风发,眼里除了那份应有的骄傲,还有一份更加深沉的感情

“谢谢你,春。”

他抱得我生疼,感觉如此真实,让我怀疑眼前的事不是梦境,而这个拥抱离开时,却又多出了一份留恋的味道。

“再见了,春。”

…………

梦醒了,我觉得脸上有些湿,伸手一摸,是不知何时流下的眼泪。

我也学着年轻人任性了一把,彻夜未眠,天一亮,我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的始的家里。

轻声轻步地走近了还躺在摇椅上的始,他还像一个孩子一样,怀里抱着相片睡得正香,我没有惊动他,虽然我知道,他已经永远不会再醒来了。



我开始花大量时间待在家里,拿起笔在本子上不停的写着,写的不满意,撕了,重新来过。因为这个事情,我们家老婆子没少和我唠叨,还说如果我对待我们之间的感情,要是有这件事情的的三分之一就好了。

我明白,唯独这件事请,一点不能马虎。毕竟,我想要始和隼的故事在我的见证下,这么永远的被铭记。

我还要以后将给我的儿子听、讲给我的孙子听,让他们知道:

从前有一个叫睦月始的男人,爱上了一个叫霜月隼的会魔法的男人,兜兜转转,他们在一起生活了一辈子,而会魔法的人会比普通人活得更长,但其实是,霜月隼为了睦月始,将自己的魔法耗尽一半,用来延续睦月始的生命,可是留得一人在世上承受两个人的记忆太痛苦,霜月隼不忍,用另一半魔法做了一个善意的诅咒:当两个人之间的故事被睦月始说出来给第三个人听,在那之后,睦月始会失去关于霜月隼的一切记忆……

也许哪一天,笔记本会落灰,纸页会泛黄,字迹会变得模糊不清,故事会被人质疑、会被遗忘……但是在那之前,我依旧会相信——

在这世间上,也曾留有过如此美好的爱情。


Fin.


 @一片氷心 感谢脑洞,比心!

写完之后挺压抑,果然BE什么的……哎╮(╯▽╰)╭

评论(34)
热度(45)
  1. 叶逢沐欧某西路 转载了此文字
©欧某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