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欧某西路

「枢零/短篇完结」时间马蹄声

不私设就会死系列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郤,忽然而已。

                                                  ----------出自《庄子·知北游》

 

落日的余晖透过窗户,照射在走廊的地面上。

血橙色为底,灰黑色为边。横竖相错的影子,让人对眼前的景象,产生一种不真实的幻觉。

玖兰枢因为被老师叫去办公室整理资料,离开的时候,关上推拉门的声音,回响在狭长又空旷的走廊里。

走廊上已经变得空空荡荡,投射在地面上的影子,只剩了自己一人的。

被一天的时间消磨得失去了活力的阳光,照在脸上,并无温度,甚至于会夺走身上的热量。

 

地面上突然出现的银色闪光。

持续不断的发亮,看上去是金属的光芒,在这个被阳光所照耀的走廊上显得格外诡异。

走近发觉那是一支做工精细的钢笔,闪着光的,是银白色的笔身。

玖兰枢疑惑谁会把这么好的一支笔遗落在这,弯腰伸手去捡。

“别人的东西未经允许最好不要乱动。”

头顶凭空出现的声音迫使停住了动作。

直起身看见的是一个身穿校服的银发男子,面无表情的盯着自己,那眼神仿佛要把自己吃了一样。

玖兰枢会意的一笑,退后一步让出空间,颇具绅士风度的抬手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

银发男子捡起属于自己的钢笔,别在胸前的口袋上。

“自己的东西好好保管。”

两人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去,在拐角处不着痕迹的互相侧目看了一眼。

时为3月14日

 

“介绍一下,这是新转来的同学,锥生零,大家欢迎!”

站在讲台上的班主任拿起粉笔,刚想要转过身在黑板上写下锥生零的名字,不料被锥生零从手中夺走粉笔,留的一脸尴尬在脸上。

坐在底下的女生因为锥生零清冷俊秀的长相已经蠢蠢欲动,这样霸道的举动像是一道开关,让女生们开始尖叫了起来,男生则是一脸的不屑。

坐在玖兰枢前面的蓝堂英回过头来。

“小白脸,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还那么没教养。”

玖兰枢支着下巴看着站在讲台上的那个人,笑笑说:

“我看不见得。”

“锥生同学就坐在玖兰同学旁边的那个位置吧。”

全班的目光随着锥生零的走动而移动,只有玖兰枢注意到锥生零别在胸前口袋的那支钢笔,在转身坐下的一瞬间闪了一下。

“又见面了,锥生君,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玖兰枢摆出标准式的微笑。

锥生零也不傻,看得出玖兰枢的笑只隔着一个过道,却拒人千里之外。

时为3月15日

 

[明天下午一起去打篮球^o^]

玖兰枢在上课的时候收到了从前面传来的纸条。字迹匆忙潦草,还画上了无聊的颜表情,一看就是蓝堂英写的。

虽然没有及时给出答复,但玖兰枢的心里已经做出了回应:不去。只是碍于是上课时间,不方便再把纸条传回去。

对方似乎料定玖兰枢一定会拒绝,又传来一张纸条。

[你不来的话,锥生零一个人打我们五个人└(^o^)┘]

玖兰枢下意识的转头去看隔了一个过道的锥生零,他在认真听课做笔记,对这边发生的一切浑然不知。

[加上我,我和锥生零两个人打你们五个。]

时为4月21日

 

不知道是谁走漏了消息,这场属于男生之间的竞赛还没开始,篮球场外就围满了观战的学生,同班的、邻班的、女生、男生……从加油呐喊的声音中可以分辨出,女生支持两人组,男生支持五人组。原因嘛……嫉妒心作祟。

玖兰枢默默的回头看了一眼刚刚走过来的锥生零,刚入学就获得这么大名气,不简单。

“别给我拖后腿。”锥生零被拍了拍肩。

“你才是。”

玖兰枢很明显的笑了笑。

对方很正经的换上了运动背心,玖兰枢和锥生零只是把校服外套一脱,穿着里面的白衬衫,领口解开到第二个扣子,把袖子往上一挽就引来的众多女生的尖叫声。

蓝堂英很明显的撇了撇嘴角,“输了别哭。”

“该哭的是你们。”锥生零嘴上一点也不留情。

 

锥生零接过玖兰枢手里的传球,一个敏捷的侧身绕过了前锋,利索的三步上篮结束了这场比赛。

当篮球落地时,全场陷入了一片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都还愣在了玖兰枢和锥生零完美无缺的配合之中。这哪是第一次组队打比赛啊,分明具有了多年积累下来的绝对默契,才会配合的这样完美。

玖兰枢走到裁判跟前,“吹哨吧。”

一声哨响,众人像是想起什么,一并涌到了胜者的身边,欢呼喝彩与站在球场上汗流浃背穿着粗气的五人形成鲜明对比。

“合作愉快。”玖兰枢在人群把锥生零挤走之前,笑了笑。

 

“玖兰,你耍赖,那次我连球都没有碰到过。”蓝堂英不甘心的冲玖兰枢抱怨。

“没有啊,”玖兰枢放下了袖子,“正大光明的赢了你们,再说,是你们先找锥生零打的,我只是在帮他而已,一对五,要说耍赖也是你们。”

蓝堂英瘪着嘴回过头去。

“早知道就不自讨没趣了。”

“原来是你们先找的事啊。”玖兰枢眼也没抬。

“看他不顺眼罢了,条件也是锥生先开出的。”

“什么条件。”

“找你和他组队他才答应和我们打,没想到你两个人这么厉害,着了锥生的道……”

袖口的金属纽扣被阳光照的闪了一下。

玖兰枢突然想起来,之前打球的时候,锥生零把一直别在外套上的钢笔取了下来,别在了白色衬衫胸前的口袋上。

碰巧这时候锥生零正好走进了教室,玖兰枢注意到那支钢笔又回到了外套的口袋上,闪着银白色的光芒。

“你这支笔就不能拿下来吗?”玖兰枢拿着少有的开玩笑的语气调侃。

“不能。”

“那我摸摸吧。”玖兰枢佯装着伸手要去摸,被锥生零用手护住了。

“这不是一般人可以乱动的。”

锥生零认真的表情让玖兰枢意识到事情的严肃性,在空中顿了顿手,最终还是抽了回去。

下午整点的钟声响彻在校园的上方,教室里只剩下了玖兰枢和锥生零两个人,其他人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如血的残阳,随着下降的角度,在教室的桌椅之间构成了交错的黑影。被照耀的地方,红得像是要人永远记住的颜色,永生难忘。

时为4月22日

 

 Ⅴ  

 

“锥生同学!门外有人找你哦~是个女生~”

俏丽的尾音立即引来了八卦的气氛,课间坐在教室里的学生,纷纷侧目去看当事人之一,锥生零。

锥生零面无表情的离开座位,走到门外。不出一分钟,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封包装完好的信,明白人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周围的起哄声此起彼伏,而锥生零脸上的表情更加冷若冰霜,不屑的瞥了瞥嘴角,走到座位跟前,把手中的信随手夹在了课堂笔记本里,转身就走。

“离下一节课上课还不到五分钟,你要去哪”

玖兰枢饶有兴趣地看完了事情的全程,在锥生零转身离开之前,调笑着提醒了一句。

“透风,烦。”

然后,锥生零又像当入学那天一样,在全班的注视下,走出了教室。

教室里恢复课间的模样。

“就他特立独行,以为自己了不起,不就是被女生告白了吗”

蓝堂英的语气里分明写着羡慕嫉妒恨。

玖兰枢笑笑没说话。

见自己的抱怨没有起到同情的效果,蓝堂英更加感到不甘。

“我先替他看看情书也不错……”没等玖兰枢出声阻止,蓝堂英已经坐到了锥生零的座位上,翻开笔记本的同时,看到了笔记本上所写的东西。

“嘿,玖兰,你快来看看这个!”

“如果是很无聊的就不必了”

慵懒的声音表明玖兰枢现在对蓝堂英所说的根本不感兴趣。

“锥生零写了些关于你的东西!”

玖兰枢带着心中的疑惑,看见了锥生零所谓笔记本上写下的钢笔字

“3月14日   初见”

“3月15日   得知双方名字”

“……”

“4月22日     打篮球合作”

……

这是他和锥生零之间发生过的所有事,被记到了本子上,一件不落。

“没想到锥生零竟然是你的跟踪狂?!”

蓝堂英显然已经被这事实吓得不轻,“怪不得他拒绝了那个女生,原来他是……”

提高的声音已经引来了几个人的目光,玖兰枢用眼神示意蓝堂英闭上嘴。

“不是,”玖兰枢修长的手指指在了纸上的另一行字,“你看这里。”

“6月4日    玖兰枢……!!”蓝堂英不知不觉读了出来,“锥生零是个疯子吧!!两个月之后的事情,他怎么知道?还有,他竟然知道你……”

玖兰枢终于知道锥生零为什么在写其他东西的时候,从来不用他的那只钢笔,但是他却猜不透锥生零本子上的文字,是什么意思。

玖兰枢盯着写在纸上的钢笔字,手指不停地敲击着桌面。

上课铃声响起,学生们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别声张。”

玖兰枢特意嘱咐蓝堂英了一句。

 

“好学生也逃课啊。”

“你不也是同样吗?”锥生零并未理倚靠在阴凉处的玖兰枢,径直向天台的边缘走去。

站在天台,感受着扑面而来的风,并不像低处那样微和,是那种会把发丝吹的在空中飞舞的大风,甚至会有一种窒息感,被人扼住脖子的窒息感,喘不过气来的窒息感。玖兰枢很奇怪锥生零迎着大风站了这么久。

“你到底是谁?”玖兰枢起身,双手插在裤口里,踱步向背对着自己的锥生零走去,“接近我什么目的?”

“无可奉告。”

伸手抓住铁网,俯瞰城市,能看见的也就只是阳光照耀在建筑墙面上的光影。

“我劝你好自为之。”

时为5月8日

 

 

玖兰枢就读的贵族学校有一个不成文的传统,每年的6月初,选一天作为赛马比赛日,一是对外宣传学校的名声,二是培养学生的贵族气质,说白了,都是脸面在作怪,聪明人也都心知肚明。

这种活动忙坏了领导,乐坏了学生,尤其是女学生,不管是白马王子还是黑马王子,同时一饱眼福谁不愿意。

“玖兰学长,今年你还要报名参加吗?”

放学的时候,玖兰枢被女生团团围住。

“怎么会辜负各位公主殿下的期望呢?”熟练的莞尔一笑。

“啊啊啊啊!!!!”女生们红着脸四散跑开。

少了障碍,玖兰枢似笑非笑的看向靠在墙上目睹了全程的锥生零。

“锥生同学呢?估计你不……”

“抱歉让你失望了,”锥生零突然打断,起身站好,目光定定的看着玖兰枢,“我会的”

“一定。”

锥生零特意将最后两个字咬得很重。

对方拍在自己肩上的手用了很大的力,玖兰枢不禁有些吃痛,但是他更有些诧异锥生零的认真。

“我很期待。”

时为5月28日

  

 Ⅶ  

万里晴空来形容赛马日这一天的天气最好不过,也许是刚下了一场雨的缘故,天上只剩下了亮得刺眼的太阳,被留出来的地方,竟还有些惨白。

这样的天气让参赛的马儿们感到有些焦躁不安,马蹄踩在湿软的泥土上踱来踱去,甚至于引颈嘶鸣,像是下一秒就会挣脱手中的缰绳,但是参赛选手们能做的也就只有不停地想尽办法安抚着自己的马。

但是观众席上的人显然没有感受到空气中的烦躁,一些玖兰枢的支持者已经拉开了横幅,在观众席上喊起了口号。

“快看快看!!是玖兰学长!!”

顺着手指的方向,玖兰枢一手牵着缰绳,一手轻抚着手中黑马。发现了人群关注自己的目光,礼貌性的回笑,却将自己心中的担心已藏在了眉头之间。

“对不起,我想提个建议,能否将比赛日延后,今天的天气不适宜比赛……”

“领导决定的很难更改……”

比赛场地中的栏杆已经被工作人员陆陆续续的架好,学校领导也已经到场,坐到了阴凉的遮阳伞下,隔着很远的距离,都可以听到来自观众席的嘈杂人声,比赛快要开始了,但是迟迟不见锥生零的身影。

“哇!!!传说中的白马王子!!”

“那不是锥生零吗”

“诶!!!他朝着玖兰学长走去了……”

“妈呀,好像黑马王子和白马王子!!!!”

“人物性格设定有些颠倒吧……”

因为距离实在太远,蓝堂英也只能隔着那些兴奋的女生看个大概,两个人似乎只是说了几句话就分开了,只是锥生零牵着的那匹白马实在让人移不开眼睛,就连平常喜欢研究马的他,也不能看出是什么品种来。

太阳随着时间的推移,散发的温度像是能把人烤干,观众们开始抱怨为什么选今天比赛或是玖兰学长还不上场之类的。

“请11号选手玖兰枢准备上场。”

广播里的女声像一场甘霖,让前一秒还有些萎靡不振的人变得精神抖擞起来,连加油的口号又重新响了起来。

玖兰枢穿戴好护具,准备下一秒踏出门

“小心点。”

锥生零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玖兰是脚踩在松软的土地上的时候,整个身体不禁有些向下陷了陷,心不由的一沉,从未有过的紧张感从心底蔓延上来。

手中一紧的缰绳迅速把自己的思绪拉了回来,将精力放在了安抚马的工作上。很是奇怪,今天的天气很是诡异以至于自己的马儿从来没有像这样情绪不安过,上一场的选手还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这着实不让人不担心。

来不及多想,翻身上马,手里握着缰绳在空地上遛了两步,感到马的状态稳定下来了之后,玖兰枢终于放下紧绷的神经,呼了一口气。

提示音刚落,玖兰枢就勒紧缰绳,骑着马跨过了眼前的第一道栏杆、第二次腾空、人群中的第三次惊呼……

动作之娴熟,透着一股优雅的味道,不同于童话里挥剑见驰骋疆场的黑马王子,如果此时玖兰枢骑的是一匹白马,那才叫毫无违和感的画面。

只是玖兰枢并未觉得马儿的状态好了有多久,在越过某一个栏杆之后,很明显不稳的晃了一下,俯下身,能听见马儿藏在喉咙处的嘶鸣,手里已经有些沁出了汗,而呼吸的空气变得越来越厚重。

坐在观众席上的蓝堂英比谁都更要关注这场比赛,因为他好像有一种隐约的不好的预感,却也说不清楚。

“学校旁边的礼品店的抽奖活动你听说了吗?”

“什么时候?”

“4号啊……”

“今天?!!!”

只能说太巧了,旁边女生的议论声恰巧被蓝堂英听到,在大脑对所听的对话作出处理之后,他很明显的楞了一下,之后,从脚底生出一种在这个夏天里格格不入的凉意,绵延而上……

时间仿佛在此刻突然停止了。

眼睁睁的、毫无预料的……

马失控了……

玖兰枢从马上摔了下来……

锥生零骑着那匹白马冲向比赛场地……

人群陷入了混乱……

马的嘶鸣声、人们的尖叫声……

好像还有锥生零的声音……

时为6月4日

 

 Ⅷ 

“醒了?”

锥生零背对着自己站在窗边,眼睛很明显没有在看窗外。

“嗯。”

鼻腔里的消毒水的味道提醒了玖兰枢自己在什么地方。

“没什么,轻伤而已,不用担心。”

尝试着活动手脚的动作被锥生零用余光注意到了。

“今天几号了?”

“14号,三个月整了。”

原来自己昏迷了这么长时间,但脑海里还清晰的留有比赛那天的记忆。

失去意识之前,看见的是一抹白色。

“为什么救我?”玖兰枢揉了揉太阳穴,“不要说这次也是无可奉告……”

这次锥生零终于从窗前回过身来,暗红的夕阳为他的身影镀上了一层诡谲的颜色,但是他的紫色的眼睛中的目光,透过了玖兰枢,审视着深处的灵魂。

你这次透过我又在看着谁呢?

“你难道不知道吗?”

远处的整点钟声响起。

时为6月14日

 

“我和你的曾祖父认识。”

“因为我,你们玖兰家差点没了血脉,所以,我欠他一个人情……”

“但是很遗憾,我没有机会还他人情他就先走了……”

“你很少听说过你的曾祖父吧?也是,同性之恋在你们家是不允许的……”

“说起来他和你同一个名字,也叫玖兰枢,你还和他长的一个样子,真的很像,很像……”

“可能是因为你们两个拥有同一个灵魂的缘故吧……”

“我其实早就死了,忘了告诉你,其他人能看见现在的我完全是因为这支钢笔……”

“之所以碰不得,是因为在今天之前如果被其他人动了哪怕一下,我都会消失……”

“这也是你曾祖父的东西,现在物归原主……”

“至于写在本子上的那些文字……”


摊开手心,是那只做工精细的银白色钢笔,微凉的温度,像极了那人有些清冷的性子。

“改命这种东西代价很大的……”

“所以,我和死神做了笔交易……”

“以后,所有活着的人的时间,由我掌管,包括你。”

这样的话,灵魂就不能进入轮回了啊。

关于前世的记忆还是想不起来多少,但是,口中却不禁挤出了两个字:

“傻子。”

似曾相识啊。

什么时候呢?大概是他甩开了自己手的几十年前吧。

“发什么呆呢?玖兰?”蓝堂英从后面突然扑了上来。

“摔傻了。”

“啊?”

“没什么,开玩笑。”玖兰枢匆忙将手中的钢笔别到了胸前的口袋。

银色闪光引起了蓝堂英的注意,“你这支笔是从哪来的,还挺好看的?”说着便要伸手去摸。

“抱歉不行啊,因为是真爱之物才不行的啊……”

“说得好像你和某人的定情信物一样……”

“对啊”

“谁?”蓝堂英顿时来了兴致。

“无可奉告。”

隔着川流不息的车辆,恍惚间,玖兰枢看见马路那边,站着一位身着制服的银发少年。

车辆疾驰而过,他又不见了,就像梦一样。

也许也只能在梦里,才能再次听到那熟悉的马蹄声吧。





传说,时间之所以能够有序的行进,是因为有一位时间使者掌管着时间,没有人见过他是什么样子,但是他却有一头耀眼的银发,所以人们猜测,他是一位古稀老人,所以也称呼他为“时间老人”。这位时间使者还有一匹白色的马,时间向前流动也是多半有这匹马的功劳……

如果哪一天,你的耳边响起了不同寻常的马蹄声,看见的是一位银发使者骑着一匹白色的马,那他一定是来帮助你的……

请务必紧紧抓住那只手,别再放开。



Fin.

乱七八糟的脑洞大杂烩合集

某系某系,有小伙伴来陪我玩吗?

评论(3)
热度(35)
©欧某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