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欧某西路

「枢零/短篇完结」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玖兰枢搞不懂自己为什么连自家妹妹的醋也要吃。

不就是发来的这张图片上,优姬满脸幸福的比了个剪刀手,另一只手里拿着一个青团,被咬了一口,漏出里面满满的肉松馅料……

对玖兰枢来说起不到深夜放毒的效果,毕竟他不像优姬那样嗜吃如命,他之所以现在手里紧握着玻璃杯,不停地喝水让自己冷静下来,完全是因为看见了优姬身后的一个熟悉的人影——

围着围裙的锥生零。

看样子忙着手里的工作,专心致志的给优姬做着青团,浑然不知优姬把自己都拍上了的事实。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性感,玖兰枢觉得这句话放在锥生零身上也同样合适,虽然他在家一直扮演的都是主妇的角色,也不能全怪玖兰枢,谁让他什么都好,就是在料理方面没天赋呢?

这让玖兰枢想到了上高中的时候,他最怕的就是家政课,这让他一度怀疑学校那帮人里的脑子里装的全是【哔——】,家政这种东西谁感兴趣谁在家做就好了,如果乐意把家烧了别人都管不着,但是非要搬到学校来做,看别人出丑什么的是不是很有意思?

当然,玖兰枢有这些想法并不是不无道理,而是他这个人或是说这辈子都和料理无缘。也许过惯了养尊处优的大少爷的生活,现在轮到他来伺候别人,还真有些不适应。

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每当上家政课之前,玖兰枢就会利用自己的人缘,勾勾手指就能找来一个甘愿为他卖命的,然后在课上就坐在一边充当指挥者的身份,如果做得好呢,顺便获得老师的表扬,不好呢,责任推给对方也不会有怨言,下一次换一个就是了,谁让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呢。

和往常一样,下了课玖兰枢洋装的收拾完之后,准备赶紧溜出这个是非之地。

“伪君子。”

他早路过锥生零面前的时候听到了对方从喉咙深处挤出来的一句话,虽然声音很小,但还是驱使着他回头看了锥生零一眼。

“我乐意。”玖兰枢用口型回应,头也不回地走了。

对于锥生零,玖兰枢也从别人那里早就有所耳闻,听说他很会做饭,而且每次上家政课都有人争着和他成为一组,平时看起来冷冷清清一幅生人勿进的样子,再找到共同语言之后会发现锥生零也是一个非常好的人。

后来甚至于不知道谁弄了一个投票统计:你最想嫁给学校里的哪一位男神。玖兰枢意外的爆了冷,成了第二,而第一果不其然就是锥生零,不然除了他还会有谁,每天都会被人调侃“如果你是女你我一定娶你”“男神嫁我”之类的……

但是很奇怪的是,锥生零从很早以前就不待见自己,不只是因为家政课上的骗局,玖兰枢也只能为此无奈的摇摇头。

“喂”那天玖兰枢拦住了走廊上的锥生零,身体半倚在墙上,看起来就像一个小混混,“听说你料理不错,下次咱们两个组成一组吧。”

“别告诉我你在料理方面是个笨蛋。”

锥生零白了一眼准备绕过去,但被玖兰枢伸出的一条胳膊拦下了,看样子他打定主意今天不会放过自己。

“是又怎么样?”玖兰枢毫不避讳的承认,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此时面无表情的锥生零,直起身来,“你不是也想英雄救美吗?”

锥生零被他这句痞里痞气的话气的握紧了拳头,“你想怎么样?”

“明天家政课上见,还请多多关照。”

玖兰枢边走还边有些得意,不就是个锥生零吗,一样被自己吃的死死的。

然而锥生零没他想的那么容易妥协,不是烤蛋糕的时候让他帮忙打蛋液,而且是手打,一个方向,以至于第二天写字的时候都握不住笔;就是做可乐饼的时候让玖兰枢亲自操作,在可乐饼下锅的那一瞬间玖兰枢不得不承认,他真的有些被吓了一大跳,还好掩盖够深,没人看出来,除了锥生零。

即使这样经常的有些有玖兰枢自己引起的突发事故,还是被锥生零很好地解决了,玖兰枢被勒令坐到一边看着锥生零帮自己炸可乐饼的时候,他看见锥生零空出来一只手把有些过长的头发撩在耳朵了后面,白皙颀长的颈部因为校服和围裙有些失去了主人原有的魅力,不免有些可惜,但是依旧无法掩盖锥生零全身散发出的那种干净的气质。

“行了。”锥生零动作熟练的关了火,将炸好的可乐冰一个个整齐地摆在了盘子里,散发出的飘香味道引来了无数同学的围观。

“看起来好有食欲——”“我已经饿了……”“零同学,我能拿一个吗?”

“问玖兰,”锥生零看向了坐在一旁玖兰枢,“这是他做的。”

“请吧。”玖兰枢对上了锥生零投来的目光,对着同学们礼仪性的抬手,微微勾唇一笑。

一眨眼的时间,刚出锅的可乐饼就被哄抢一空,只有盘子上铺的吸油纸还剩了点油。

“玖兰同学好厉害”“完美了!!!永生难忘!!!”“你是我的男神一号——”

从小到大,玖兰枢就受到过无数的夸奖,心里早已习以为常,但是今天这一次,又产生了一种久违的骄傲感。

料理也并不是那么让人讨厌。他这样想着。

“谢谢。”走出教室之前,玖兰枢趴在锥生零耳边轻声的说,嗅到了少年身上好闻的薄荷香。

锥生零愣了一下,“不客气。”但是玖兰枢分明看见锥生零的耳廓边红了。

真是个有意思的人。

自那次可乐饼事件之后,玖兰枢又一次成为了学校热议的话题,无非就是“第一次见男神下厨!!”“我吃到男神做的可乐饼了,好幸福!!”“表示没看到没吃到的哭晕在厕所……”

只有玖兰枢对事情的真相心知肚明,所以那天他特地的从校门外的蛋糕店买了一包曲奇饼,想要送给锥生零作为谢礼。

“你这么恶心怎么不去死”

玖兰枢走到学校花园拐角,听到了像是一帮小混混的声音,校园欺凌吗,该不该插手去管呢,算了,去叫老师吧——

“同性恋,死全家”

“你再说一遍——”

熟悉的声音,因为情绪上的激动差点分辨不出来,但是玖兰枢肯定那个声音是属于锥生零的。

“我再说一遍又怎样,活该你妈被你克死了——”

玖兰枢丢下手中的饼干袋子,从拐角的阴影里猛地冲出,一个箭步上去给了那人一拳。

所有人都像遭了雷劈一样呆在了那里,连被打倒的那个人在地上挣扎了半天才站起来。

“哪来的杂种敢管老子的闲事”

“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老子是谁!”

声音之后延续了几秒钟的沉寂,那帮人认出了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自己惹不起的人之后,慌不择路的跑了。

“玖兰,他说得对,”锥生零捡起被扔在地上的衣服,拍了拍身上的灰,抬手一擦嘴角的血迹,“这不是你应该管的。”

在离开之前,锥生零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对着玖兰枢说:“这件事别外传。”

玖兰枢低头盯着地上洒出来的饼干好久,总觉得就这样浪费掉了真的很可惜。

此后好几天,玖兰枢都没有看见锥生零来上学,他莫名的感到有些烦躁,并不是因为家政课换了搭档不适应,总觉得像是少了点什么令人安心的东西。

即使过了好多年,玖兰枢还记着自己第一次逃课,像计划好的那样翻墙而出,用自己身上仅剩不多的钱买了慰问品,大包小包的到了从别人那里问来的锥生零家。

敲门声后,迟迟不见主人来开门,玖兰枢又认真核对了一下地址,确实没错,这里就是锥生零的家,试着推了一下门,门没关,玖兰枢就这样违背规矩的擅自进了别人的家。

门口只有一双鞋,原来锥生零是一个人住吗?

放下手里的东西,悄悄地走到了卧室门口,看到锥生零此时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脸上的红色看起来像是发烧了。

伸手一摸额头,好烫,发烧了。

锥生零感觉有什么人好像靠近了自己,费力的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

“妈妈,”锥生零扯着听起来有些嘶哑的嗓子,“是你吗?”

玖兰枢刚要转身去找找锥生零家有没有感冒药,下一秒自己的袖子被人拽住了。

“你能不能……别走……”

看起来这家伙烧的不轻,这样下去可不行,但是这生病的人不知哪来的力气,死死地拉着自己不让走。

玖兰枢无奈的叹口气,“你先放开我,我给你去找药。”

“你得先答应我给我做……”

“什么?”

“青团……”锥生零再一次昏睡了过去,玖兰枢终于挣脱了他的手。

青团?好像见别人做过,抹茶表皮裹着肉松糯米团,看起来挺简单,但是对自己而言……试试吧。

压在自己胸前的巨石突然消失不见,呼吸渐渐变得顺畅起来,鼻尖上若有若无的萦绕着一股清香味,像极了小时候妈妈为自己做的青团的味道……但是,妈妈早在几年前因病去世,这又是哪来的呢……

“醒了?”

头还是有点病中的沉重感,浑身使不上力气,但好在意识是清醒的。

“玖兰?你怎么……”

“怎么?不欢迎?”

“不是……”被玖兰枢从床上扶起坐了起来,靠在床背上个,后背还被很细心的放了一个靠枕。

“不知该说你身体素质好,吃了药没多久就醒了,还是该说我做饭速度实在是慢——”玖兰枢从厨房端来一个盘子,“来,尝尝看,和你妈妈做的是不是一个味道?”

晶莹剔透的青团被一个个认真的摆在了盘子里,圆滚滚的一看就很有食欲,透着薄薄的一层抹茶糯米皮,里面的肉松若隐若现……

锥生零小心翼翼的拿起一个青团,底下却是破的,里面的肉松漏了出来。

“啧,”锥生零嫌弃的皱了皱眉,“我妈做的才没你的卖相这么差。”

“稍微体谅一下我这样不擅长料理的人啊……”得到的不是意料之中的表扬,玖兰枢心中有些小小的失望。

“但是味道很好。”

玖兰枢这次是真的被猝不及防的吓着了。

“我爸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我被法院判给了我妈,”锥生零把手里的青团放了回去,顿了顿,“然后我以为我们两个人能很安稳的生活下去。”

“在国中的时候,我第一次意识到了我自己的性取向,真的很害怕,然后我告诉了我妈妈”

“她什么都没说,只是那天给我做了青团吃,我记得我边吃边哭……”

“后来,她生了一场大病,走了”

“然后国中学校那帮家伙就一直以此欺负我,但是我又不能还手,因为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我的秘密,我怕他们那种看我如看垃圾的眼神……”

“好了好了,”玖兰枢很不客气的打断了锥生零的话,“过去的都过去了,何必再提呢……”

“你是我妈妈之后,第二个对我这么好的人。”

玖兰枢愣了一下,而后脸上露出了从未示人的温柔:“赶紧把病养好,没有你,我可应付不来——”

“我的后半生”

异口同声。

“咦~~~酸死了”坐在一旁的优姬实在看不下去哥哥和零的默契互动了,“不就是给你眼馋了一下零做的青团了吗,用得着这么宣示主权吗,还立马从公司赶了回来……”

“我乐意。”

优姬有一种打死自己哥哥的冲动,但看在美食的诱惑上,也只能气的咬了一大口青团,讪讪的端着盘子进了自己的房间。

此时的玖兰枢的脸上玩味的笑还未散去,悄悄地靠近站在案板前的锥生零,双手环住了锥生零纤细的腰肢,下巴枕在了肩膀上,肆意的和锥生零呼吸着同一份空气,任自己的气息打在恋人的耳畔处。

“别,痒。”锥生零放下了手中的活计,用胳膊轻轻推了推在后背抱着自己的玖兰枢。

“喂我”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摆在盘子里的青团,脸上的笑越来越张扬。

“行吗?”虽说是问句,但是锥生零的语气中全是笑意,不只是因为痒。

玖兰枢佯装认真的在口中品着味道,突然想到了什么,手上的动作一用力,动作迅速地吻上了锥生零的唇。

“唔……”

对方灵活的舌头度来了和着肉松的糯米团,锥生零只能被动的悉数咽了下去,而这并不是玖兰枢的最终目的,灵活的舌头裹着抹茶的清香在锥生零的嘴里攻城略地。

双方保持着站立的一前一后的姿势,吻得忘情,玖兰枢不禁紧了紧环在锥生零腰上的胳膊,两人分开的时候,还不忘轻轻的捏了一下锥生零的腰,惹得对方轻呼一声。

“味道不错。”玖兰枢满意舔了舔嘴唇。

“流氓。”锥生零因为氧气不足,此时已经红了脸。

“但是我觉得你的味道要更好。”

因为不隔音的墙,优姬一字不落的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她在心里暗暗下定了决心——

二人世界什么的去死吧!!!

Fin.

 

起名误人子弟,坚决不开车,后续自己可脑补23333

刚吃了蛋黄肉松青团,脑子里就想出了这么一篇文,话说回来青团真的很好吃!!!!

突然想和玖兰枢抢零了肿么办~( ̄▽ ̄~)(~ ̄▽ ̄)~

评论(6)
热度(87)
©欧某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