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欧某西路

「枢零/短篇完结」绝对俘获

 


*逃婚梗   感谢益达广告XD

*标题来源某韩国耽美漫画  然而并不完全是

 

 


——我们就这样,被彼此俘获。

  

 

万里晴空,今天似乎是一个好日子。

黑主家的别墅前,以往门前的冷清,因为今天的特殊性,消失的无影无踪。

庭院外停满了价值不菲的豪车,进出来往的人,从穿着和举手投足间的动作来看,不只是富人那么简单,可能还有一些在政府身居要职的官员。

平常都连面都没见过的人,今天就像突然从地底下冒出来一样的出现。

黑主灰彦在庭院里应付着客人,虽然他是这里的主人,但是不免的还要给别人赔笑,一会要和一位大腹便便的男人握手,又要跑去另一边去向一位穿着华美的贵妇行以吻手礼……这样做也着实无奈,谁让昔日的麻雀飞上枝头变了凤凰呢?况且,攀上的高枝是赫赫有名的玖兰家。

都是一些趋炎附势的小人。锥生零冷哼一声拉上了窗帘。

桌子上放着一份今早刚刚送来的报纸,锥生零瞥了一眼头条的标题,就失去了拿起来看的兴趣,毕竟,即将发生的事情没什么好看的。

“零,”人未出现声音先到,“准备好了吗?”

推开房间门的是一位打扮可爱的少女,身上穿着做工精致的连衣红裙,娇小的脚配以黑色小皮鞋显得相得益彰,一头浓密柔顺的棕发被一条和裙子配套的红色丝带系在脑后,整个人散发着一种俏皮的少女风格,不过,今天的主角不是她。

锥生零离开窗边走过去,脸上浮现出柔和的笑意,“怎么?”习惯性的宠溺的伸出手揉了揉优姬的头发,俯下身与对方的视线相平,“就这么舍得我走?”

“你以为我愿意吗?”黑主优姬撅了撅嘴,“谁让玖兰家要的人是你呢?”说完,轻轻扯了扯锥生零的领结,拍了拍对方身上剪裁得体的定制西装。

锥生零在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是啊,玖兰家怎么就要定自己这个男人了呢?听闻对方也是一位男性,正常的话结婚对象也应该是优姬才对,可优姬是自己养父的亲生女儿,自己只是一个养子,两个人一起长大,情同亲生兄妹,就算是优姬嫁过去,别说养父,就是自己也不是那么轻易同意的。也是因为这件事情,原本并不富裕的家庭一夜之间变得声名显赫,优姬这个从小这个没穿过多少漂亮衣服的小丫头今天也实现了心中的公主梦,这也算是自己能为这个家里做的最好的一件事情了吧。

 

 

 

“零,再见!”

身后一行人的身影被飞驰的跑车抛之脑后,而优姬的告别声被耳边的风声代替,锥生零就知道自己已经离开自己的家很远了。

回头望去,高档的跑车后面再也没有其他车辆,锥生零敏锐的直觉让他感觉事情的发展有些不对,而这个车上,只有他和驾驶座上的男子两个人。

“你是谁?”

“哟,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吗?”熟悉的声音让锥生零不禁一愣,对方在摘下带着的墨镜那一刻,锥生零认出了那是自己认识的鹰宫海斗。

“你怎么……”

“帮你逃婚。”鹰宫海斗重新带好了墨镜,注意力转到驾驶上。

锥生零听到“逃婚”二字,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鹰宫海斗很快注意到了他的这一细小的动作,他知道,凭着他对锥生零多年的了解,零他在犹豫,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抉择挣扎。

发动机的刺耳轰鸣声已经变得不那么让人难受。

锥生零闭上眼睛让自己冷静下来。

“那我们教堂就不去了?”

鹰宫用余光瞥了一眼坐在副驾上的锥生零,“不,教堂我们还是要去的。”

 

 

 

参加过玖兰家长子玖兰枢的婚礼的人,对于那场第二天就登上头条的盛大婚礼,让人记住并不是因为它的香水宝马、盛世豪华,而是至今难以忘记的——

婚礼主角的另一位,锥生零,在举行婚礼的教堂门前,所乘的跑车与一辆超载的货车相撞……

所有人都亲眼目睹了,包括玖兰枢。

 

 

 

“我为什么觉得你很眼熟?”

玖兰枢已经不顾形象的跨进了酒吧的吧台,抵着对方的额头,手上紧紧抓着制服领子,生怕对方会在下一秒跑掉。

“没错,”冰凉温度的手握住了玖兰枢的手,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力道,“我是锥生零。”

玖兰枢分明听到了对方喉咙里强压制住的情绪,如果自己动手,下一秒钟对方也会反击。

但是他顾不了那么多,手上的拽着锥生零领子的动作紧了紧,他满意地听到了锥生零因缺氧变得呼吸困难。

“放开我。”锥生零眼中的怒火烧得他自己都感到有些头晕,“我要叫保安了。”

对方温热的鼻息打在耳廓处,“完全可以,”压低的嗓音冷冷的,不带有一点感情,“但是我不敢保证你的父亲和妹妹会怎么样了。”

抓着衣领的手突然松开,锥生零如释重负的用手撑在吧台上喘气,抬眼看向玖兰枢的目光中,从紫色的眼眸深处透射出一股恨意。

很好,这是玖兰枢想要的。

“跟我走吧。”

 

 

 

第二天,所有人都发现了玖兰枢的身边出现了一位新欢,换新欢这件事并不新奇,对于玖兰枢风流的性子来说也算正常,但是真正让人感到难以置信的是,站在他旁边的那个人像极了三年前死去的玖兰枢的未婚夫——锥生零,或者说,就是他本人。

 

 

 

锥生零自那一天被玖兰枢强硬的带回来之后,就被软禁在了玖兰枢为他准备的卧室里。

但好在信息并不算闭塞,偶尔也能看看电视,但是连续几天下来锥生零就失去了再一次打开电视机的兴趣,那张恨的咬牙切齿的脸他不想再见到真人之后,又要从电视上再见一遍。

他的胃里有些翻江倒海似的恶心。

“我要出去,”在那天玖兰枢亲自来看他的时候,锥生零瞅准了开门的间隙,准备就这么冲出去。

“以死人的身份?”玖兰枢伸出健壮的手臂将锥生零拦了下来。

锥生零被一句反问语气的话堵的说不出话来,他垂下眼眸,顿了顿。

“为什么?”

抬起头,眼中带有一种悲哀,是的,一种就算阅人无数的玖兰枢也无法读懂的悲哀。

“我承认三年前的自私,我也不想因为我的事情扯上父亲和优姬。”

“你这么执着是为了什么?”

“为什么不能放过我?”

此时的锥生零在一瞬间卸下了所有的伪装,竟透出了一股让人怜惜的感情。

玖兰枢被这样的锥生零质问,自己这张在生意场上曾经击败过无数商业的嘴巴,此时也只能无奈叹了口气,当面轻轻地圈住了锥生零,俯下身

“我怕再一次错过你。”

锥生零听到了来自于玖兰枢的悲哀。

 

 

 

窗外的阳光即使隔着一层厚厚的窗帘,还是从缝隙之间照到了房间里,但是锥生零丝毫没有掀开帘子瞧瞧窗外景色的心情,三年了,这个抬手的简单动作,总是会让他想起三年前的那一天,自己“活着”的最后一天,在自家楼上俯瞰庭院里时的情景,他看见了自己的养父,还有优姬……

他真的欠了他们两个太多、太多……

进来的玖兰枢看见锥生零此时坐在椅子上,盯着一小块地板正在沉思,他进来的动作故意放轻,不想打搅到那个人。

在玖兰枢转生要走的瞬间,锥生零叫住了他。

“玖兰,”他慢慢地回过身来,“我想去看看父亲和优姬他们。”

不等玖兰枢说话,锥生零接着说,“一眼,哪怕只是远远的一眼就好。”

星期天的公园里,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但是锥生零隔着很远还是认出了一对互相搀扶的父女两个。

两个人的脸上显现的笑容,但是锥生零还是透过他们的笑,看出了一丝隐藏在心底的失去亲人的哀痛。

站在锥生零旁边的玖兰枢突然开口,“知道你死去的消息,他们比任何人都要伤心,我看得出来,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

见锥生零没有搭话,他便继续说了下去:

“一夜之间改变的同时还有他们的处境,周围人的冷言冷语,呵,那些人真是可笑,”玖兰枢就连冷笑的声音都是和他说的话一样,波澜不惊,“这一些全都是因为你的自私。”

“我知道。”锥生零的声音像是硬扯出来的那样——干哑。

“我知道那种人情冷暖,所以我并不因为没有与你结成婚而翻脸不认人,虽然黑主先生他当面谢绝了我的好意,但是我还是尽我所能暗地里帮助他们。”

玖兰枢转身打开了车门。

“如你所见,他们现在很好,除了在关于你的事情上……”

锥生零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谢谢你。”

“要真的想谢我,”玖兰枢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陪我去一个地方。”

 

 

 

坐在车上等待红绿灯的间隙,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保持着一种难以打破的沉默。

“你并不是玖兰家的亲生子,对吧?”

锥生零脑海里很乱,突然蹦出来这么一个问题,他就直截了当地说了。

“是,我是收养的,”玖兰枢对于这一问题并不避讳,手握着方向盘,头由另一只手支着,“在我之后有个弟弟,亲生的。”

“嗯,”锥生零此时也盯着红绿灯上不断变换的数字,“那竞争一定很激烈。”

“不,三年前他离家出走了,这三年基本是我在管理家业。”

绿灯亮起,玖兰枢一脚油门冲了出去,刺耳的发动机轰鸣声让锥生零对于这种声音的排斥又一次复苏。

“那……”

“别问了,”玖兰枢少有的主动打断了锥生零的话,表示他并不想继续这一话题,“以后再说吧。”

锥生零眼前的公路让他看不到玖兰枢所说的以后。

 

 

 

“到了,下车吧。”

锥生零迟迟不能从眼前的景象中回过神来,他不敢相信玖兰枢把他带到了三年前噩梦发生的地方——那所原本要举行婚礼的教堂。

锥生零吃惊的表情,玖兰枢似乎感到很满意,因为他的嘴角向上扬起,显得原本就让人容易产生好感的脸上,增添了几分亲和感,当然,这全部属于锥生零。

玖兰枢拉起锥生零的手,脚上加快了步子,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拉着锥生零进去。

空旷的教堂里想起一前一后、一急一慢的脚步声,锥生零前一秒还想抗拒玖兰枢拉着自己的手,后一秒脚踏在大理石上的声音让他放松了下来,任玖兰枢紧紧攥着自己的手。

走过一排排长椅,最终在耶稣像前停了下来。

“我知道你应该不记得这里了”玖兰枢抬头仰望着塑像上方的玻璃彩窗,“要不然,你不会连我都不认得——”

“零。”

看向自己的酒红色眸子深处,一种多年来被隐藏的感情、一段埋藏已久的记忆,如无法抵挡的洪水一般,涌入锥生零的脑海。

良久,只能听到自己的口中蹦出几个音节,“你是……枢?”

一种好似失而复得的惊喜,让玖兰枢用一种差点要喊出来的语气对着锥生零

“你想起来了?零。”

“不,只是有些模糊零星一点的记忆,”锥生零闭上眼睛,“第一次在孤儿院里被小朋友欺负被你救了……”

“还有呢?”玖兰枢想要继续听下去。

“还有就是我被领走那一天,你第一次不听老师的话执意站在门口看着我……”

“那天我确实在那里站了好久。”

“我还记得那一次孤儿院的老师领着我们好多人来到教堂参观,然后你对我说长大以后你要在教堂和我结婚……现在想想,五岁小孩子的话怎么能信。”

“但是我现在来兑现承诺了,”玖兰枢猝不及防的凑近,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视这锥生零,锥生零条件反射的想要后退逃离,但是被玖兰枢一个用力拉了回来。

“婚约还在,剩下的就是一场婚礼了……”

“零,你……”

手机铃声在这时突然刺耳的出现,玖兰枢主动松开了对方的手,两人颇有默契的从口袋中摸出自己的手机。

铃声是玖兰枢的,他向锥生零看了一眼快步离开了教堂走到外面去,而锥生零的手机虽然调的是震动模式,但是他在刚才也感觉到了手机的一下震动。

“现在就下手,枪在左边第三排的座椅后面。”

简单明了的字句中,锥生零感受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杀气。

快步走到短信中指定的座位后面,锥生零摸到手枪的那一刹那啊,心不由的一沉。

把手枪别在腰上,锥生零走回到原来站着的地方,在他刚刚站定的那一刻,玖兰枢脸色略显阴沉的走了进来。

“零,”对方的声音突然压低,透着一股冷冷的寒意,“告诉我三年前你为什么要逃走。”

锥生零选择保持沉默,他只是定定的看着彩窗上的圣母像不说话。

“你是为了杀我,对吧?”

虽然为问句,玖兰枢还是自嘲的笑了一下。

锥生零缓慢地眨了一下干涸的眼睛,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他毫不避讳的对上玖兰枢的目光。

“受你弟弟鹰宫海斗之托。”

从衣服中抽出的枪,抵上了玖兰枢的额头。

“一切都是演戏的欲擒故纵?”

“嗯。”

“精彩——精彩至极!”从教堂的一角的小门里走出一个人影,“动手吧,锥生。”

“杀了他,我保证你父亲和优姬平安无事。”

收了笑脸的鹰宫海斗,站定在教堂内的一处阴影里。

“不作解释吗,零?”

鹰宫海斗对着锥生零做了一个抬手的动作。

“我只能说你们玖兰家的人都很擅长威胁。”锥生零声音有些颤抖,手上用尽全力才勉强握住了枪,“我也只是你们两个人这场博弈中的一枚棋子。”

“说得好。”若大的教堂上方盘旋着鹰宫海斗的掌声,

“再见了,我亲爱的哥哥。”

————两声枪响。

 

 

 

“零!”

少女惊喜的声音让锥生零产生了幻觉。

“我……这是死了吗?”

“小零零!!”一个熟悉的声音扑了过来,“你终于醒了!你可知道爸爸这三年#¥%&*@……”

看来我还活着……

“零,我去叫玖兰先生……”不等锥生零出声阻止,优姬就跑了出去。

锥生零挣扎着从床上要坐起来,但是胸口处的一丝刺痛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谁又能想到鹰宫海斗没有完全相信自己,随身带着把枪呢……

“海斗死了。”玖兰枢出现在病房门口,语气淡薄哦,像是在叙述着一件与他毫不相干的事情。

“恭喜。”锥生零淡淡的应了一句。

“知道我为什么能赢了他吗?”玖兰枢径直走到窗前,为锥生零拉开了窗帘。

“什么?”

“因为我有你。”

两个人默契的对上了目光,而锥生零差一点被那摄人心魄的眼眸吞噬,立即移开了目光。环顾四周,他才注意到病房里就只剩下了他和玖兰枢。

“有我在最后那一刻把枪口指向了鹰宫对吧……”他说出了自己内心里最不想听到的结果,“你赢了,枢,你成功的把我拉向了你这一边,不付出任何代价。”

即使是在最后一刻,锥生零也闭口不提自己对玖兰枢的感情,他知道,玖兰枢也知道,他在自欺欺人。

“不,代价是有的。”玖兰枢靠近了此时紧紧抿着嘴唇的锥生零,“我的心够吗?”

简单的五个字,如一股暖流,流入了锥生零日渐冰冷的心中,以他原有的温柔,融化着荒原上的积雪……

风从外面吹进屋里来,撩动着轻如薄纱的窗帘在空中来回飘动,也带来外面一丝春暖花开的香味。

锥生零抬头看向站在自己对面的人。

“顺便,也算上我的吧。”

 

 

 

Fin.

 

强行扭转的HE,差点写成了玖兰枢被锥生零杀了然后就完结撒花皆大欢喜XD

 


评论(2)
热度(53)
©欧某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