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欧某西路

「枢零/短篇完结」猫与薄荷

00

俗话说,猫和薄荷不可兼得……



01

锥生零不得不承认,他的恋人玖兰枢是一个很完美的人。


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脸,几乎所有事情都会很精通,他有时候甚至感觉自己和玖兰枢在一起之后,唯一能做的就是饭了。


为什么这样一个人到最后选择了和自己在一起了呢?锥生零不明白。


因为生物钟的关系,锥生零每天都会比玖兰枢先醒,睁开眼睛看见对方较好的面容,听见平稳的呼吸声。


但是最显眼的还是玖兰枢的头发,就像是禁忌之海里的波澜,吸引着锥生零不断伸手靠近,忘记了脚下的危险。


“!”


伸到玖兰枢头顶上方的手被突然抓住,用力也抽不回来。


“看起来昨晚还是没有满足你啊。”


锥生零的手被对方拉着移到嘴边,慢慢的伸出舌头,颇为色///情的舔了一下手背,酒红色的眼中还带着一种玩味的笑。


被对方猝不及防的玩弄了一番,锥生零不禁有些恼羞成怒,掀开被子只穿着单薄的睡衣走出了房间。


在冰箱里翻找着食材的时候,锥生零突然觉得刚才玖兰枢刚才那个动作像一个动物。


是什么呢?想不起来了。



02

那天下班,锥生零正要拿出钥匙打开门时,低头发现了一盆摆在门口的绿植。


锥生零疑惑的把花盆拿起来,一丛矮小的植株长满了带齿的毛边叶子,扑面而来一股清凉的味道。


这是?薄荷!


[这里是这盆猫薄荷的主人!因为家里的猫对这盆猫薄荷实在太过依赖,所以把它送给您,请您好好照顾这盆猫薄荷,抱歉拜托了!≡ω≡]


锥生零在手中来回翻看从花盆上撕下来的便签,上面只写了这么几句话,后面还画了一个猫系卖萌的颜表情,看起来这真的是一盆偏爱猫的主人送给自己家的薄荷。


但是丝毫没有感到会有累赘,毕竟锥生零向来不喜欢那种大红大紫的花,前一段时间还在和玖兰枢商量着买一盆绿植,这下好了,别人送了自己一盆猫薄荷,清新的味道也是极为喜欢的,所以玖兰枢除了看见推门而入的锥生零拿着一盆陌生的薄荷,还看见他盯着那盆薄荷在笑。


玖兰枢莫名有些生气,因为锥生零从来没有对自己露出过那样的笑。


“这是你买的?”


“不,”锥生零捧着花盆,把它放在了阳台上,“刚捡的。”


玖兰枢有点抱怨,为什么当初自己追锥生零的时候,没有像锥生零捡一盆薄荷这么轻松。



03

玖兰枢一睁眼看见的就是锥生零转身下床的身影。


“天还早,在睡一会……”


在玖兰枢眼里,锥生零毫不留情面的掰开自己的手指。


“我先去看看那盆薄荷,昨晚降温了,我它冻死。”


你为什么也不想想我在你离开之后也会冷……



04

“零,你为什么不能好好吃饭……”


玖兰枢用他最好的脾气对坐在对面的锥生零说话。


“啊……抱歉,我看叶子上有点灰,想替它擦擦。”


饭后,玖兰枢果断把花盆拿到了阳台。


“玖兰……你这是……”


“绿叶植物就应该多晒晒太阳。”


“不行,薄荷是喜阴凉的植物,你这样做会害死它……”


锥生零面露心疼之色的把花盆抱走了。


玖兰枢觉得他此后在对方心中再也不是一个完美无缺的人了,比如,不擅长养花,尤其是薄荷。



05

晚上拉灯躺在床上,玖兰枢趁着伸手不见五指的机会,从背后突然给锥生零来了个突然袭击。


“唔……”


锥生零吃痛的抓上了那双搂在自己腰间不安分的手。


“别闹,睡觉了……”


“零,你好香……”玖兰枢把头埋在对方的脖颈处,温热的鼻息任意打在上面,一口咬住了冰凉的耳垂,用舌尖舔舐摸索。


对方的手在腰上如盘蛇一样的游走,点起一路的火焰。


“薄荷的味道……”


玖兰枢情动之时,不禁喃喃描述出锥生零身上的味道。但是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为时过晚。


“我去把薄荷从阳台上搬过来,我怕野猫会把花盆打翻……”


此后一个星期,锥生零都能睡一个安稳觉,顺便,半夜起来的时候都会发现厕所的灯亮着……(⁄ ⁄•⁄ω⁄•⁄ ⁄)



06

早上起来站在镜子前刷牙的时候,从后面走过来的人抱住了锥生零。


“零,我吃醋了。”


一脸委屈的表情,像是一只得不到主人宠爱的猫。


锥生零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他知道玖兰枢每天晚上被那盆摆在床头的猫薄荷睡不着觉,准确来说,是窗外的猫叫在作祟。


“你不喜欢薄荷的味道?”


锥生零故意挑了挑眉。


“不是,”玖兰枢的脸慢慢地靠近,“你身上的薄荷味我还是很喜欢的。”


意想之中的湿润抵达口腔,伴着牙膏中留下的薄荷清香,两人忘情的吻着彼此。


“好吧,”两人分开,锥生零安慰似的抚上玖兰枢的脸,笑着说,“我找个时间就把猫薄荷送出去。”


有一瞬间,锥生零的指尖碰到了对方耳边的头发,摸起来怎么那么像——猫呢?



07

即使这盆猫薄荷来到自己家并没有多长时间,但是锥生零多多少少对它生出了一点感情,说是要把它送出去,还是舍不得。


应该也是像当初被送来的那样,写一张纸条,然后放到别人家门口吧……


玖兰枢看见锥生零蹲在地上,看向猫薄荷的眼神中充满温情,修长白皙的手指抚摸着叶子上的绒毛,动作轻柔得像是在揉捏猫咪耳朵里的软毛一样。


“走吧。”他有些不耐烦,毕竟这盆害人的猫薄荷多留一分钟,他和锥生零就永远不可能像以前那样零距离接触。


锥生零把薄荷放进了纸袋里,因为考略到附近有野猫出入频繁,如果不多加这么一层保护措施,大概猫薄荷就要死在猫爪下了吧。


“叮咚——”


“玖兰,你去开一下门……”


门外是一个大概有十五六岁的女孩子,身上穿着便装,胳膊上还抱着一只花猫。


“你好,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一下,前些日子我把一盆猫薄荷放在了您家门口……诶,回来!”


那只花猫像是发现了什么,从女孩的胳膊上跳下,径直跑进了屋,在众人惊慌的眼神中,停在了锥生零脚下,伸出爪子不停的挠着锥生零的牛仔裤脚,大声不断的喵喵叫。


锥生零一眼看出了这只猫的意图,他蹲下身,从袋子里拿出那盆猫薄荷,放在地板上。


那只花猫见状一头扑在了猫薄荷的绿叶里,喵喵的叫声变了调。


锥生零被这一萌物逗得笑了出来,窗外的阳光照进屋里,照见一丝柔和的笑意挂在嘴角……


手里抱着那盆绿得可爱的猫薄荷,脚边蹲着的那只花猫还在舔着自己的爪子。“谢谢您这些天帮我照顾猫薄荷,”女孩站在门口,逆着光,却不难看出脸上笑盈盈的,“祝您和您的爱人生活幸福,再见!”


门关上之后,对面高大的身影朝锥生零走过来,突然抱住自己,圈在手臂里动弹不了,性感的声音凑在耳边:


“你是我的了。”



08

激情的纵(⁄ ⁄•⁄ω⁄•⁄ ⁄)欲过后,锥生零枕在玖兰枢的健壮的手臂上,和他一起打开了长久藏在心里的话匣子。


“玖兰。”


“叫我的名字。”


锥生零犹豫了一下,“可以,先让我摸摸你的头发。”


为了得到对方那一声对自己称呼的玖兰枢也真是拼了,温顺得像一只猫,把头拱到了锥生零的手掌下方。


果然,入手的感觉舒服得和猫毛的质感差不多呢……


“可以了吗?”


锥生零笑出声,“枢。”


声音就像一片在空气中纷飞的羽毛,落在了玖兰枢的心头,激起一片涟漪,缓缓地晕开。鼻尖嗅到的那一点薄荷清香,让玖兰枢情不自禁的轻啄了一下锥生零的嘴唇。


“我觉得你像一只猫。”


“那也是一只爱上了你这株薄荷的猫。”



09

女孩在回家的路还在想,那个酒红色男子的眼里的对银发男子痴迷,她在猫看着薄荷时的眼睛里也同样看到过。


刚刚自己看见的是不是一只化成人形的猫和一株同样化作人形的猫薄荷呢?


不对,她像是否定自己的摇摇头,都说了建国以后不准成精啦!



10

然而事实证明,猫和薄荷有时候可以兼得……




Fin.



全程(⁄ ⁄•⁄ω⁄•⁄ ⁄)红着脸码完(⁄ ⁄•⁄ω⁄•⁄ ⁄)

大概我在第一眼见到枢殿的时候,就觉得他有隐藏的猫属性……好可爱(⁄ ⁄•⁄ω⁄•⁄ ⁄)……


评论(3)
热度(103)
©欧某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