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欧某西路

「枢零/短篇完结」Just for one night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坐在对面的男人微笑着开口,“我的相亲对象性别为女吧?”


对方眉毛向上一挑的动作让锥生零有些不爽,眼睛里分明写满了和他脸上一样玩味的笑。


尽管是这样,锥生零却又生不起气来,因为对面的那个人实在是长得好看,像极了封面杂志上顶级男模,浑身上下都充满着成功男人的荷尔蒙气息。


这种类型甚至高于锥生零的择偶要求,虽然对方是直的。


俊美成熟、五官深邃、西装革履、人模狗样,然而最后四个字才是重点。


“那又如何?”锥生零坐在男子对面,“不就是一个小时的相亲,又不会少你块肉。”


唇角勾起的骄傲笑容,冷冷的。


明明穿着简单的白衬衫,拥有一双罕见的紫色眼睛,银白色的头发被午后偏转的阳光照得发亮,让人移不开眼睛。


只是可惜啊,这么好看的人是男的。玖兰枢在心里暗自感叹。


搅动咖啡的勺子碰触到了杯壁,声音中掺杂着醇厚的咖啡味道。


“玖兰。”


 “锥生。”


两个人的声音将空气拧成一团,凝重的气氛在这个午后的咖啡馆里显得格格不入。


最后还是玖兰枢打破了僵局。


“不说说你到这里来的理由?”语气调侃又轻松,似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两个人拉到了现实。


“替朋友来的,”锥生零端起了对方为自己准备的咖啡,“你这种人她看不上。”


入口的苦涩差点让锥生零一口吐出来,紧缩的眉头正好着了玖兰枢的道,对方却是一脸无辜的表情看着锥生零。


“哦?是吗?”玖兰枢显然对锥生零语气中的挖苦并不在意,预期中的轻松丝毫没有减弱半分,“真是可惜,我想你的朋友她会后悔的。”


“那我想你现在也应该感到幸运。”锥生零任命一样的把身子向后一仰靠在柔软的沙发靠垫上。


“当然,荣幸之至。”


也许是陌生的两个人彼此都透露着明显的防备,刚开始的对话就像生了锈的车轴,即使是行进,也是带着刺耳的声音。


但是两个人之前的对话完全是在互相试探,彼此各怀鬼胎,见对方没什么恶意,戒备也就没那么强了,再加上两个人都已步入社会,见过的世面多,话题也多,之后的几句下来,两个人已经侃侃而谈了。


“锥生君不是普通人吧?否则也不会和我坐下来聊这么长时间。”


“确实,我是gay。”锥生零落下最后一个音节的时候,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玖兰枢。


“那我合不合你的胃口呢?”玖兰枢故意压低嗓音,虽是在笑,但表情复杂。


“你是直男我又有什么办法呢,难不成可以掰弯你?”锥生零的语气里透着不容置疑的味道,听起来又像是对玖兰枢无理取闹的讽刺。


不得不承认,坐在锥生零对面这个男人很不简单,脸上的笑总是风轻云淡,身上穿着的西装因为幅度并不大的动作没有变得褶皱,从袖口到裤脚,一针一线的精细,让锥生零用自己在社会上多年来的经验判断,最起码这个男人是一位商界精英。


“怎么?”玖兰枢看锥生零自那一次之后再也没碰过手边的咖啡,“不好喝吗?”


临近傍晚,林立的高楼已经将夕阳遮了个差不多,天边已经染上了夜晚的颜色。锥生零将头转向一旁,懒于去看玖兰枢明知故问的戏码,“是啊,没有酒好喝。”


“你早说,”玖兰枢似是一种无可奈何,“我带你去一个能喝酒的地方。”


“但是一个小时已经过了。”锥生零抬起手,露出白皙的一截手臂,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


“走吧,再多几个小时也不会少块肉。”成熟男人的风趣展露无遗,这也算是玖兰枢的魅力之一。


锥生零当然知道,玖兰枢说是带他去喝酒,其实只不过是想和自己来一发罢了。


路边黑色高档轿车被玖兰枢绅士的拉开车门,抬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锥生零没有拒绝,准确来说,他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拒绝。


自从认识到自己的性取向,锥生零就接受了这一现实,没有迷茫、无策,也没有放纵,他只是和以前没什么两样,一个人独来独往。哪天高兴了,去gay吧里喝上两杯,顺便搜寻一下自己的理想性,有,没有过多言语,约上一夜,第二天就还是陌生人的关系。这样做,并不是因为锥生零喜欢一个人,而是这个圈子太乱,两个人,太难。


而现在,坐在自己身边正在开车的这个男人,从旁边飘来若有若无的男士香水味,虽不及女性香水那样刺鼻,但却也诱惑着锥生零,诱惑着他一步步步入危险的沼泽。


车窗外华灯初上,霓虹闪烁,吹进车厢里的冷风让穿着单薄的锥生零打了个哆嗦。


玖兰枢用余光注意到了这一细节,悄无声息的将锥生零那一侧的车窗关上了。


“你经常这么随便就跟别的男人走?”玖兰枢在问,其实也是一种反问。


“那你也经常这样带陌生人回家?”


玖兰枢只是无言的笑,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犹如一只游蛇,无声的爬上了锥生零的腰身,轻轻地捏了一把。


非常明显的暗示。他已经等不及了。


头顶的水晶吊灯照得高档住宅里金碧辉煌,但是此时锥生零只感觉到自己眼前眼花缭乱。


身体被玖兰枢顶到了门上,衬衫的纽扣随着对方手指的移动一个个轻而易举的被解开,指腹触及到的是一片光滑紧致的皮肤。


慢慢贴近的身体感受着彼此的温度,对方的脸就在眼前,两人之间的呼吸不断交换、缠绕,升高了周身的温度,烧的大脑已经做不出任何明示,意识已经变得迷蒙,此时任何外在的动作都是最本能的反应。


只是抚摸,彼此带了调情意味的抚摸,一路向下,慢慢的。


玖兰枢借着只有几公分的身高优势,微微俯身,一口咬在了锥生零凸显的白皙锁骨上,惹来了一声轻呼。


“真狠。”


玖兰枢抬起头,笑着,“谢谢夸奖。”


两个人此时上身已经被脱去了衣服,颇有默契的停在了这一步。


“怎么?”锥生零用力的扯了扯玖兰枢脖颈上的皮肤,舌尖触到的是还在不断上升的温度,“你已经萎了?”


像是一句嘲讽,但非常成功的挑起了玖兰枢作为男人的自尊心。


“行不行试试不就知道了吗?”话音未落,玖兰枢修长的手指已经附在了锥生零的腰带上。


“我一直是上面的那个,”锥生零像是突然失去了兴致,“要是这样的话我不做了。”


眼看马上到嘴的鸭子快要飞了,玖兰枢绝不会眼睁睁的让锥生零就这么离开。


“如果你有那个能耐,我就让你压。”玖兰枢开出了诱人的条件,他充分利用了锥生零是自己为理想型的条件,也料定,对方也是认准就不会善罢甘休的人。


“另一个意思就是如果不能,我就得做下面那个咯”


锥生零对自己的能力非常明白,如果要继续,在这个男人手里就永远都得不到翻身的机会。


“如果就是呢?”


锥生零定定的看着玖兰枢,紫色的眸子里看不出任何感情,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所以此时此刻,玖兰枢的手心也微微沁出了些汗。


“好吧,”锥生零叹了口气,走到床前,“我就当被狗咬了。”


得到对方的允许,玖兰枢在就已经按耐不住从内心深处升起的欲望之火,三步两步的走到锥生零面前,一个用力两人双双倒在了柔软的床垫上。


“原来我在你的心里就和狗一样。”玖兰枢接着居高临下的优势,一伸手就扯开了锥生零的裤子。


“难道不是吗?”锥生零笑着冷哼一声。


身体上方是那人炽热的温度,身下是软的不像话的床垫,锥生零能感到自己的意识此时此刻已经远在云端,找不回来了。


“唔!”


即使是做了充分的润滑,撕裂一般的疼痛还是显得那样猝不及防。


“玖兰……”锥生零的意识被瞬间拉了回来,“轻点……疼死老子了……”


看起来真的很疼,因为锥生零第一次在自己并不熟悉的人的面前爆了粗。


“你倒是放松一点啊……”汗水顺着玖兰枢的额角往下淌,滴在身下的人白皙的胸膛上。


随着呼吸而上下起伏的胸膛,在此时的玖兰枢看来是何等的诱惑,他俯下身,将自己的唇如蜻蜓点水印在锥生零的身上,用动作来一点点安抚对方。


锥生零此时大脑变得一片空白,唯一一点能感觉到的就是玖兰枢的舌尖舔舐着自己的脖颈,像一只随时准备咬破猎物喉咙的野兽,而自己,犹如一条在沙滩上搁浅的鱼,只能大口大口的呼吸,生怕下一秒就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氧气。


等到自己已经能完全适应了对方,两个人都像是如释重负的缓了一口气,锥生零稍微松开了一下攥着被单的手指。


嘴唇被舔了一下,锥生零眼中略带惊讶的看向上方的男子。


“把嘴张开。”


还未等锥生零多想,牙关就被对方撬开,长驱直入。


明知道玖兰枢的吻是想转移注意力,但是却没有力气推开。


下一秒,玖兰枢动作明显加快,身后的疼痛感变得愈加强烈,不是之前的那种一点一点的叠加,这次变成了蜂拥而来的疼。


疼的让人窒息。


疼的任何话语在此时都消失殆尽。


只剩下了房间里能听到的彼此的呼吸声。


明明本应让人沉醉其中,但此时却变得想要逃离,而代价就是名为骄傲二字。


但是,玖兰枢和锥生零这两个人,无论是谁,都不会在此善罢甘休,不会像对方低下自己的头。


就像是沉入深海也死死地掐住对方的脖子,即使是赌上一切,也要换的把对方置于死地。


明明是玖兰枢在上面,却怎么也感觉被锥生零摆了一道,不过,也没吃亏。


当锥生零在结束之后躺在床上调整呼吸,努力把自己的意识从刚才中找回来,皮肤上的温度还未尽数散去。


“给。”玖兰枢递过来酒杯,手中的红酒瓶微微倾倒,沁人的酒香就已经扑面而来,“请你喝的酒。”


只是一点点的抿一下,入口的醉意就已经直冲向大脑,锥生零暗叫不好,上了玖兰枢的当。


“这么喝酒没意思了,锥生君。”玖兰枢拿起酒杯仰头一灌,动作迅速的贴近了锥生零的嘴唇,不管对方愿不愿意,将口中的酒悉数渡了过去。


“咳咳咳”脑海中还在抵抗被动的酒精麻痹,锥生零就这么毫无防备的被玖兰枢又一次推倒。


大腿被对方抬起,锥生零知道只要夜幕未落,等待着他的将是一次无休止的较量。


“锥生君,你好像把我掰弯了。”


“呵,是吗?”


“我认为是的。”


虽然只是平常的一夜,但却又是漫长好像不会结束的一夜。


Fin.

想《拿命赌情》的更新了……唉……


评论(9)
热度(79)
©欧某西路 | Powered by LOFTER